主编:何朝礼
主办:南充市嘉陵江经济文化协会
协办:南充市电影微电影协会
2020年11月30日    星期一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817-2319868
邮箱59405888@qq.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娱在线
艺术电影发展观察:助力全方位推进电影文化体系建设,打造多类型多品种多样化创作格局
人气:1285    发布时间:2020/11/16

|赵丽

 编辑|姬政鹏


编者按: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明确提出,繁荣发展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围绕举旗帜、聚民心、育新人、兴文化、展形象的使命任务,促进满足人民文化需求和增强人民精神力量相统一。


电影作为一种大众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在人民群众精神文化生活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多元化的电影生态、丰富的电影题材、创新的艺术手段等,都为文化繁荣发展注入了活力与动力,进一步满足了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


近年来,随着中国电影市场的成熟和中国观众观影需求的多样化,艺术电影拥有了越来越多的受众群。许多饱含人文关怀、艺术思考和创新的作品从不同角度反映了我国电影创作的提升和进步,也反映出我国电影正在形成多样化、多品种、多类型的创作格局。


通过供给侧改革、结构性调整,中国电影不仅满足了观影人群差异化、多样化的消费需求,同时还与中国观众建立了更加紧密、良性互动的关系。


“艺术电影今年不火,明年就会火。”2017年《冈仁波齐》上映时,天空之城创始人路伟这句话掷地有声。《冈仁波齐》也不负众望,取得了超亿元的票房成绩。


果然,这几年艺术电影逐渐热了起来。仅2017年,就有《芳华》《心理罪》《解忧杂货店》《暴雪将至》《冈仁波齐》《明月几时有》《七十七天》《皮绳上的魂》《时间去哪儿了》《二十二》《你若安好》等多部影片上映,其中,《芳华》更是取得了14亿多元的票房。


2018年,《无问西东》《找到你》《地球最后的夜晚》《你好,之华》《江湖儿女》《暴裂无声》《狗十三》等多部影片问世,让艺术电影继续滋润产业发展。


2019年,由周冬雨、易烊千玺主演的《少年的你》更是将艺术电影单片票房提升至15亿量级。《南方车站的聚会》《只有芸知道》等影片均实现了过亿票房,《地久天长》《阳台上》《过春天》《被光抓走的人》《长安道》《撞死了一只羊》等影片取得了不俗的口碑。


今年因为疫情影响,电影产业受到了巨大冲击,在这种情形下,艺术电影仍然取得可喜的成绩。《我在时间尽头等你》票房超5亿元,仍热映的《喜宝》取得票房过亿,《荞麦疯长》《掬水月在手》得到了不少影迷的认可。万玛才旦的《气球》、张艺谋的《一秒钟》以及《风平浪静》等多部新片也将于11月上映。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电影发展取得了显著成就,从大的市场环境来看,中国目前有1万多家影院、约7万块银幕。在不断提高电影创作质量的同时,电影市场也保持了稳定的增长。这为电影创作的百花齐放、多类型影片的共同繁荣奠定了坚实基础。


而在政策层面,2018年6月,国家电影资金办依据《财政部关于调整中央级国家电影事业发展专项资金使用范围和分配方式的通知》,先后明确了对放映国产艺术影片的影院和发行国产艺术电影的发行单位给予资助的政策。同年12月,国家电影局下发了《关于加快电影院建设 促进电影市场繁荣发展的意见》,明确提出加快发展特色院线和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为优秀艺术影片提供了更大的放映空间。


多重利好之下,艺术电影的发展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也渐渐被更多人“看见”。市场需要艺术片,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长饶曙光认为全方位推进电影文化体系建设,引导观众欣赏、改善观众素质,培育能够欣赏多类型、多品种、多样化电影的观众群体,这或许是中国电影最重要的体制性建设、制度性建设,也是中国从电影大国迈向电影强国的关键环节。


产业的持续健康发展

推动艺术电影前行


新世纪以来,随着电影产业化的全面推进,电影市场高速发展、迅速扩容,为艺术电影创作提供了丰富的可能性,艺术电影市场能见度有效提升。


张艺谋的《山楂树之恋》《千里走单骑》,陈凯歌的《梅兰芳》《和你在一起》,尹力的《云水谣》,张扬的《无人驾驶》《落叶归根》,管虎的《斗牛》,王小帅的《青红》,曹保平的《李米的猜想》,顾长卫的《立春》《孔雀》,何平的《麦田》,陆川的《寻枪》《可可西里》,霍建起的《暖》,田壮壮的《小城之春》,贾樟柯的《世界》《三峡好人》等影片都有明显的作者电影印记,以纪实风格为主,聚焦弱势人群及其情感,关注现实人文,赢得广泛关注。


2011年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获得第23届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艺术贡献奖及最佳女演员两项大奖的《观音山》,在传统的影市淡季3月上映,一举打破了“倒春寒”,首周末3天即收获2500万票房,最终取得近7000万的成绩,一改艺术片“墙内开花墙外香”的窘境。


这也说明,电影产业化改革的红利辐射在了艺术电影之上:银幕数量的激增、观影人群的扩大、文化宽容度的增加以及市场对于电影产品多元化需求的增长,都使得艺术电影单片票房的突破成为可能。


同年5月,顾长卫导演的《最爱》登陆院线,最终收获5800万票房。7月,由张猛执导的《钢的琴》上映,该片曾在第48届台湾电影金马奖上获得7项提名,并斩获了费比西影评人奖,主演王千源还在第23届东京国际电影节上摘得最佳男主演大奖。


该片虽然是一部没有大牌导演和大牌明星的小成本电影,但却仍然得到观众叫好,“每一个镜头都像一幅油画,每个桥段都像一部电影。”这部描写小人物生活、接地气的优质口碑电影,获得了观众的认可,也印证了观众观影的选择也在悄然发生变化。同年,杜家毅导演的《转山》上映,获得业界认可,这部电影也先后获得了第24届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艺术贡献奖等多个大奖。


党的十八大以来

艺术电影集结加入市场“主赛道”


毋庸置疑,艺术电影为整个国产电影提供了创意和想象,它是电影产业健康发展、电影生态丰富多样不可缺少的重要支撑。


2012年开始,多部商业与艺术结合得较好的影片取得了不错的票房成绩,比如,由许鞍华执导,刘德华、叶德娴主演的《桃姐》,有资深导演和知名演员的加持,令该片取得超7000万票房。该片还包揽第31届香港金像奖最佳导演、最佳影片、最佳女主角、最佳男主角、最佳编剧等多项大奖。王全安导演的《白鹿原》于9月15日上映,斩获票房1.42亿,该片也获得了第62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摄影银熊奖。


不可否认,获奖对于电影营销的确可以产生一定的促进作用。李玉执导的《二次曝光》随后上映,获得超1亿票房。此外,管虎导演的《杀生》、王小帅导演的《我11》、蔡尚君导演的《人山人海》也在当年上映。


2013年,宁浩导演、黄渤主演的《无人区》上映,获得2.59亿票房。2014年,姜文的《一步之遥》、陈可辛的《亲爱的》、张艺谋的《归来》、许鞍华的《黄金时代》等一批资深导演的影片上映,这些电影也都采用了知名导演加知名演员的方式,分别取得了4.9亿、3.44亿、2.91亿和5000多万的票房,为艺术片市场探索出了更大的空间。


与此同时,新生代导演层出不穷,电影创作的开放度空前提高,刁亦男、毕赣、路阳、饶晓志、杨瑾、顾晓刚等不同背景的导演以个体视角持续观照时代,积极推动电影语言的创新,艺术创作呈现蓬勃的态势。


由刁亦男执导,廖凡、桂纶镁主演的《白日焰火》在获得柏林国际电影节金熊奖之后也在当年上映,斩获超1亿票房。中国艺术研究院影视所副所长赵卫防认为,《白日焰火》是非常个性化的作者电影,但商业元素、明星元素和作者个性结合得非常完美,且在柏林获奖后趁热打铁立刻投放市场,在发行策略上也值得其他艺术电影借鉴。


当然,《白日焰火》并非个案,次年上映的由曹保平执导的《烈日灼心》也是在获国际大奖后上映,票房达1000万。此外,娄烨执导的《推拿》等同类影片也在同年上映。


随着中国电影持续多年的快速发展,艺术电影所占的比重已经不容小觑,并且积累了相当庞大的拥趸。据不完全统计,从2015年至2019年,这5年间上映的艺术电影约60部,差不多是2000年至2010年11年间艺术电影总和的三倍。


2015年,中法合拍片《狼图腾》于2月19日上映,在竞争激烈的春节档斩获了近7亿票房。曹保平的《烈日灼心》、彭三源的《失孤》、李玉的《万物生长》这三部影片分别取得了3亿、2.15亿、1.48亿的成绩。


而由徐浩峰执导,宋佳、廖凡主演的《师父》也取得了5460万票房。贾樟柯的《山河故人》在10月30日上映,收获票房3000余万,陈建斌的导演处女作《一个勺子》、王小帅的《闯入者》、张艾嘉的《念念》、忻钰坤的《心迷宫》、傅东育的《西藏天空》,以及纪录电影《喜马拉雅天梯》等影片票房都超千万。


2016年,张嘉佳的《摆渡人》、周申的《驴得水》、曾国祥的《七月与安生》、曹保平的《追凶者也》、程耳的《罗曼蒂克消亡史》分别以4.06亿、1.73亿、1.67亿、1.36亿、1.15亿票房探寻艺术影片的市场空间。


值得注意的是,《七月与安生》于9月14日上映,片中两位女主周冬雨、马思纯在第53届金马奖上获得最佳女主角奖。这一年,毕赣的处女作长片《路边野餐》也面世,该片于7月15日上映,最终取得了600多万的票房;青年导演刘雨霖的《一句顶一万句》票房超过2000万元;国际获奖影片《长江图》也引发一定关注。


随后几年,涌现了不少具有人文关怀、探索性和先锋意识的艺术电影,比如2017上映的《芳华》《解忧杂货店》《暴雪将至》《冈仁波齐》《明月几时有》《七十七天》《皮绳上的魂》《时间去哪儿了》《二十二》《你若安好》《老兽》《八月》等多部影片上映,其中,《芳华》更是取得了超14亿的票房。


2018年,饶晓志的《无名之辈》、李芳芳的《无问西东》、吕乐的《找到你》、毕赣的《地球最后的夜晚》、陈可辛的《你好,之华》、贾樟柯的《江湖儿女》、忻钰坤的《暴裂无声》、曹保平的《狗十三》、杨瑾的《片警宝音》等多部影片陆续上映。


其中,《无名之辈》是继两年前的《驴得水》之后又一部低调出世,但口碑票房双双火爆的低成本电影,5天过亿,最终取得近8亿元票房。在中央戏剧学院影视系教授路海波看来,《无名之辈》的与众不同,就在于它既具有喜剧的优点,同时又能引发普通观众应该如何对待生活、如何有尊严地活着的深刻思考。


2019年,由周冬雨、易烊千玺主演的《少年的你》更是将艺术电影单片票房提升至15亿量级。《南方车站的聚会》《只有芸知道》等影片均实现了过亿票房,《地久天长》《阳台上》《过春天》《被光抓走的人》《风中有朵雨做的云》《长安道》《撞死了一只羊》《平原上的夏洛克》等影片取得了不俗的口碑。


今年因为疫情影响,电影产业受到了巨大冲击,在这种情形下,艺术电影仍然取得了可喜的成绩。《我在时间尽头等你》票房超5亿,正在热映的《喜宝》目前也取得了过亿的票房,《荞麦疯长》《掬水月在手》得到了不少影迷的认可。


《掬水月在手》记录了叶嘉莹的传奇人生,以北京四合院的结构模式展现她坎坷坚韧仍不渝追寻初心的一生。从《如雾起时》讲述“诗和历史”,到《化城再来人》寻找“诗和信仰”,陈传兴导演给“诗词三部曲”最终章《掬水月在手》的定义是“诗和存在”。


11月1日,是该片上映第17天,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主任孙向辉在朋友圈感谢全国艺联仍在给《掬水月在手》排片的影院:“坚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努力满足和培育观众,这么大的中国,那么多美妙的城市,容得下更多的艺术影院”。目前,该片票房已达570万元。


此外,万玛才旦的《气球》,张艺谋的《一秒钟》以及《风平浪静》等多部新片,也将于11月上映。


不难发现,随着我国综合国力以及民族自信心的增强,寻求国际获奖开始回归到“艺术”的初心上来。早年间只要是海外获奖就能令人兴奋,而今,这一现象正悄悄发生变化。“国际获奖”与“票房促销”之间的正相关性在不断弱化,民族文化象征的意味越来越回归到追求观众和电影艺术本身。


利好政策推动艺术电影蓬勃发展

融入商业元素助力艺术电影腾飞


近年来,随着中国电影市场的成熟和中国观众观影需求的多元化,涌现了众多的艺术电影,与此同时,艺术电影也拥有了越来越多的受众群。国家政策层面出台许多对艺术电影的扶持政策,助力提升了艺术电影生产的质量和规模。《财政部关于调整国家电影事业发展专项资金使用范围的通知》《关于加快电影院建设 促进电影市场繁荣发展的意见》等政策在拓宽艺术影片供给的多样性、培养艺术电影受众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简而言之,艺术电影市场正在蓬勃发展,艺术电影难以走向市场的窘境也得以改善。从发行放映渠道来看,2016年,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正式成立,大大拓宽了艺术电影的放映渠道,打破了过去艺术电影排片受挤压的窘境,使得广大电影观众有了更多接触艺术电影的机会。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梁君健表示,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是保护艺术电影这一门类很重要的方式,让这些影片与观众见面,能够让中国这么庞大的观影基数发挥作用。只有通过这种有针对性的发行、宣传、放映,才能让艺术电影找到它的观众。找到了观众,也就可以通过市场来反哺艺术电影的创作,形成良性循环。


“我认为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措施,有时会比设立一个专门的基金更管用,因为它是尊重市场、尊重观众的行为。”


另一方面,艺术电影经过多年的探索,也逐渐有了清晰的路线。对于大成本的艺术电影,很多影片在制片开始就采取了艺术与商业的结合,比如知名导演加知名演员的方式,或者注入更多商业元素以获得更多观众认可。《归来》《白日焰火》《南方车站的聚会》等诸多影片就熟练运用了这一方式。


中国电影资料馆策展人沙丹认为,艺术片要得到观众的认可,需要加入一些商业元素,典型的例子就是《山河故人》。贾樟柯的《三峡好人》在同档期被《满城尽带黄金甲》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但《山河故人》却收入3000多万元。这既是时代的进步,也得益于《山河故人》中的爱情故事,具备了观赏性和娱乐性,让艺术电影走出了一条新路。2018年,贾樟柯为了宣传新片《江湖儿女》竭尽全力,甚至请“101女孩”杨超越为其站台,最终获得9000万元的票房。


梁君健认为,艺术电影是特别重要的门类,它与商业电影相对应,帮助保持电影多元化的文化品质,同时保存着不同话题、不同形态的可能性,不管是从行业自身鼓励还是政府扶持政策的角度,发展艺术电影都是有好处的。


在他看来,越来越多的青年导演希望第一部作品有表达性和作者性,这是很容易理解,因为青年人表达的愿望和创新能力都很强。但如果能够在商业环境下学习更多规则,同时不忘个人表达,这是最为理想的。


当然,如果不能做到商业元素与个人表达并行,就要严格控制成本。毕竟,并非所有艺术片都能做到艺术与商业的较好结合,尤其是年轻导演,要多拍身边真实的故事,用自己真实的情感打动观众,用非常低的成本保证资金回收的可能性。他认为,在这一点上,毕赣的《路边野餐》就是很好的个案。


说到成本控制,不得不提陈可辛监制的《七月与安生》,陈可辛在谈到这部电影时直言,“这个戏也不是非常贵的电影。我们也尽量不用土豪的方式去拍戏,是一个非常合理的制作费。”因此,站在这个角度来讲,“我们也不需要追求,现在叫做成功票房的数字。我觉得每个电影它的空间是很大的,我并不是很担心这个电影的回报。票房多少,不需要预估了,但是我觉得这个电影空间很宽,而且能拍出一部好的电影,能赚点钱,就很好了。”


而现在电影市场的结构,也给了艺术电影较大空间,陈可辛说,“现在大家的电影都在十几亿的票房以上,我觉得有10亿票房的电影,有10亿票房的导演,也有不需要拍10亿票房的导演跟电影,现在的空间挺好的。”在他看来,“对于我们这些比较专业的,认认真真做电影的人来讲,投入跟回报比,已经是我做了几十年电影最好的时候。”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日前在京隆重召开,会议对文化建设高度重视,从战略和全局上作了规划和设计,其中明确提出到2035年建成文化强国。电影作为一种大众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在人民群众精神文化生活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多元化的电影生态、丰富的电影题材、创新的艺术手段等,都为文化繁荣发展注入了活力与动力,进一步满足了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


可以预见,未来观众可以在影院看到更多的有品质、有创新、有内涵的艺术电影。



0817-2319868   2311618
13309070119   15181748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