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何朝礼
主办:南充市嘉陵江经济文化协会
协办:南充市电影微电影协会
2020年12月5日    星期六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817-2319868
邮箱59405888@qq.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西部文苑
记忆里的故乡(组诗)
人气:4139    发布时间:2020/11/4
 

记忆里的故乡(组诗)

 ◆杨俊富

 

皂角树撑开的手掌

把母亲的眺望举过头顶

身后还一柱喷香的炊烟

在招魂

 

高峰村头顶的天空太小

装不下我的流浪

母亲用眺望

把它望成一个洞

我偶尔,也会漏下来

 

其实,家的天空辽阔

我从没跨出过她的边境

 

蜻蜓

 

我和小伙伴们叫它小麻郎

阿婆说,它是老天爷养的天鸡

于是,我们不再用蜘蛛网去捕捉

只好奇地追着看

小荷尖尖角上的那只,最漂亮

也最命长。从宋代,一直活到现在

 

田埂

 

回到老家,我喜欢到田埂上走走

这些乡下交叉蔓延的藤蔓

连着一户户农院

每一座农院,仿佛都是它藤上的瓜果

被一柱柱炊烟浇灌着

它也曾经缰绳一样,牵着我的童年

去野河湾游狗爬式的泳

把萤火虫当星星,捉进玻璃瓶子

踩着牛蹄窝的韵律,不知不觉

就成熟为一个会滚动的瓜

滚进异乡,滚进城里

今天,我又滚回来了

走在藤蔓一样的田埂上

走在缰绳一样的田埂上

空空的我,如一部没电的手机

这田埂,正好是我丢失多年的充电线

 

山坡上

 

一片绿茵、一串鸟鸣、几朵野菌子

是不够的

一个人、一砣大麻石、几树桐子花

也是不够的

还需要几只羊,两头牛

和一个扎羊角辫的小女孩的歌声

身旁还要有两个割满青草的背篓

才能构成一个完整的童年记忆

 

爬山

 

早起,往山顶爬

太阳在山的那一边

也在

往山顶爬

想着,我们在山顶

相遇的辉煌时刻

心情就十分激动

等我爬上山顶

太阳,却跳到了另一座山顶

伸下暖暖的手,来安慰

 

照镜子

 

突然发现,镜子里的人

越来越像记忆里的父亲了

我很欣慰,也很悲伤

父亲离去时,除了身份证

没留下一张照片

今后想父亲了,要不要

就对着一面镜子看

 

刺槐树下的三叔

 

垭口的刺槐树老弯了腰

刺槐下的三叔也老弯了腰

三婶抱着一岁半的儿子

从刺槐树下出走,留给三叔的痛和守望

四十年不弯腰

四十年苦等的每个日子
都是一片片刺槐叶
在四十个春秋里,爬上又爬下

八月十五回村,我看到

刺槐树下的三叔

多像一片快要枯萎的刺槐叶

 

梯田

 

一道道皱纹

堆积在小村额头

山里人把每年365个日子填进去

也没填平

一拨拨远道而来的人

惊诧诧地举起相机

把这些皱纹当成风景

 

老墙边

 

几个老妇围坐剥豆角

手不闲嘴也不闲

像几只留守村子的麻雀

天在头顶蓝,蝉在身后鸣

都不是她们关心的
——
她们,聊她们的

她们只关心刚从手中跳落于地的

一粒青豆

——几个脑袋同时勾了下去

 

故事

 

不敢相信,我小小的身躯

能装下那么多故事——

童年的,青年的,现在的

故乡的,异乡的,社会的

它们纵横交错,布下命运的八卦图

我时常乱了脚步,谨慎又谨慎地

在这些故事磊砌的狭道行走

其实,不是我在走,是这些

紧箍咒一样的故事,在提着我走

重复在太多过去的故事里

这让我痛苦。我总是企图

创造一些属于自己的故事

这又让我成为迷茫的叛逆者

仿佛一直在时代的汪洋里泅渡

 

高贵

 

一只羊站在草地上

高昂的头,洁白的毛

让它显得比身旁低头吃草的羊

更高贵

夏天马上就要被秋风撸走

再高贵的羊

也逃不过冬天的那一刀

但是羊不知道

因为它只是一只羊

 

立春记

 

该属于人间的美好

举得再高的黑手也挡不住

犹如在这个春天里

彻头彻尾祸害人间的新冠病毒

春风不分贵贱

正在唤醒每一朵花儿的笑脸

 

空村

 

许多人,当春节一拐弯,就不见了

村中的那些房舍,紧闭着嘴

孤冷地站着,一言不发

我路过它们,像一个

远道而来的乞讨者

却没有谁开门,施舍一碗乡愁

好想捡起一块碎瓦片

像儿时,在墙上画一些大人和小人

画一些

猪、牛、羊、狗,鸡、鸭、鹅、兔

和炊烟

 

0817-2319868   2311618
13309070119   15181748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