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何朝礼
主办:南充市嘉陵江经济文化协会
协办:南充市电影微电影协会
2020年12月5日    星期六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817-2319868
邮箱59405888@qq.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娱在线
类型拓展:观念与实践 ——评影片《一点就到家》
人气:2991    发布时间:2020/11/3

《一点就到家》剧照


作者:饶曙光 王曼

责任编辑:杨天东

版权:《当代电影》杂志社

来源:《当代电影》2020年第11期



   2020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作为影院复工的第一个大型档期,国庆档更带有一种“强心针”式的意义。截至“十一”假期结束,国庆档票房共产出39.52亿元,居历史第二,吸引近1亿人次观影。这样的成绩无疑为中国电影行业带来生机与希望,坚定了中国电影产业持续、稳步发展的信心。而10月4日上映的电影《一点就到家》仅用了五天的时间,票房就突破1亿元大关,且还是在排片率不高的情况下,令人刮目相看。截至10月17日,影片票房突破2亿元,呈现出一定的长尾效应。这部由陈可辛监制、张冀编剧、许宏宇导演,刘昊然、彭昱畅、尹昉担任主演的电影,上映后深受年轻观众的喜爱。其中25岁以下年轻人占比超过42%,是国庆档年轻人购票占比及喜欢程度最高的一部电影。影片中回乡、扶贫、电商、创业、成功、梦想等关键词都深深叩击着年轻一代的心灵,契合当下“走回来”的发展背景,打造出时代气息浓郁的新“合伙人”的故事。正如监制陈可辛所言,电影《一点就到家》是当下的“中国合伙人”。



   《一点就到家》是一部洋溢着青春气息、具有强烈网感的农村题材喜剧片。影片主要讲述了三个性格迥异的年轻人,在大城市打拼许久后回到乡村,在机缘巧合下开启电商创业之路的故事。导演许宏宇在“命题作文”的局限下,以开拓创新的理念、不拘泥陈规的表现形式,巧妙融入了喜剧、奇幻等元素,使得电影内容既有现实的代入感又有娱乐的可看性,深受年轻观众的喜爱。目前的中国电影市场,20—35岁这个年龄段是主要的受众群体,年轻人是绝对的主流,是贡献票房的中坚力量。在当下的电影行业,读懂年轻人,才能更懂市场。所以,《一点就到家》是一部非常值得借鉴和思考的影片。


   首先,与时俱进的电影观念和电影实践。早在20世纪80年代,著名电影理论家郑雪来就对电影观念进行了探讨。他主张“电影观念需要与电影在既定阶段所达到的水平相适应。不看到电影观念的阶段性,会使我们囿守于某一发展阶段的电影观念;不看到电影观念的继承性,会使我们割断与传统的联系,而电影的革新也将成为无本之木、无源之水”。(1)也就是说,电影观念是一种时代的产物,特定的时代也会有特定的电影观念。作为新生代导演,许宏宇秉承着“商业类型与艺术品质并重”的电影观念,在满足市场和观众需求、追求票房的同时,实现个人在艺术上的表达。他在接受采访时说:“拍这部片最爽、最开心的一点就是,我找到了将我以前喜欢的电影大师所做的电影呈现与商业电影相融合的方法。我希望能通过这部电影,让年轻观众看到电影可以有不同的表达。”(2)许宏宇口中提到的正是美国电影大师韦斯·安德森——一位十分富有创造力、激情、趣味和文艺色彩的独立电影人。安德森在把每部电影作品都拍得通俗好看的前提下,依然保持着个人趣味性和符号化,影片风格也很有艺术感和设计感。可以看出,许宏宇很好地学习到了安德森电影的精髓。他通过类型的糅合、叙事的节奏感把握和对喜剧的创新意识,以及运用深受当下年轻人喜欢的中二、动漫式的表现形式,让年轻观众完全沉浸于影片中。好电影并不是只有曲高和寡一种形态,也可以兼容并蓄、丰满而又有趣。可以说,无论电影观念还是电影实践,都需要一种与时俱进的姿态和开拓创新的精神。


   其次,别具一格的艺术创新和类型拓展。一提到国产青春片,惯常的路径离不开校园,离不开初恋,还有饱受诟病的推动电影情节的标准“三件套”——出轨、堕胎、车祸。前几年,《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匆匆那年》《同桌的你》《左耳》等影片在国内电影市场大卖、特卖。若只是把这类影片当作追逐利润的商业电影来看,或许无可厚非。然而,在类型探索中,内容重复、类型单一、深度和艺术创新的停滞不前,让这类青春片不再能满足于大众需求。如今的观众越来越理性,对于影片质量要求也愈来愈高,而中国的青春电影普遍缺乏对青春的想象力和创新力,亟需类型的拓展来改变现状,类型融合亦是大势所趋。《一点就到家》是第一部尝试将青春+创业+扶贫相结合的喜剧电影。影片打破观众对于青春片固有的印象,给予观众一种前所未有的观影体验。影片中没有爱情,只有兄弟;没有颓丧,只有热血。可以说,影片以平凡普通年轻人的故事来透视社会的变化与时代的发展。年轻人都有梦想,并每天都在为梦想努力打拼,三位主人公身上无疑有着当下年轻人的缩影。不同于其他导演注重写实性,许宏宇赋予了影片一定的浪漫主义色彩。色彩上的流光溢彩以及漫画式的画面,使得影片兼具“乡建”的朴实与艺术独有的天马行空。电影快节奏的剪辑、浓烈的情绪渲染、充满戏剧性幽默诙谐的情节和颇具“中二”“网感”特色的人物对白,非常迎合当下年轻观众的口味。电影作为重要的社会影像媒介,对民众的意识形态有着强大的输出作用。而中国年轻观众的价值观和审美观也比较容易受到电影文化的影响。影片中,彭秀兵不收取任何费用,帮助村民们网购并无条件让村民退货,导致他赔光了在北京辛苦攒下的所有积蓄,但他依然乐观地说着:“失败的只是事不是人”,“我不是失败,我只是暂时没有成功而已”;魏晋北在与小伙伴们意见产生分歧、争吵后回到大城市,但他脑海里总会想起村庄的一切,又开始失眠,而心理咨询师的一句“我们总是在正确的事情与容易的事情之间做选择”如醍醐灌顶,让他选择遵从内心,回归云南,回到伙伴们的身边;抗拒种植茶叶、一心有着咖啡梦的李绍群,不惜与父亲断绝关系,却在成功之后突然明白了父亲对茶叶种植的坚守,影片的最后,在李绍群的一句“我想喝茶”以及父亲欣慰的笑容中,父子最终和解。电影中充满寓意、积极正能量的台词也极具共情力,引发观众的共鸣,比如“你要想做到一件事,就要先相信这件事”,“既然改变不了世界的分工,就直接改变这个世界”,“失败的只是事不是人”,“年轻人不用追风口,我们在哪哪就是风口”……当前市场更看重的是商业大片,缺乏农村题材电影。我们也曾有过《老井》《人生》《秋菊打官司》《红高粱》《黄土地》等深入人心的农村题材影片,但是当下再创作此种类型的作品,想必会与观众产生一定的距离感。《一点就到家》超越了观众固有观念里的俗套故事,开创了农村题材新的表现手法。三个年轻人通过电商创业,既为自己的梦想打拼奋斗,又投身乡村建设,帮助村民脱贫致富。导演加入了喜剧、青春、浪漫、励志、滑稽的元素,贴近当下年轻人的生活,完美地完成了一篇“创业+扶贫”的命题作文。观众的情绪完全被电影节奏带着走,在欢声笑语的同时,也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乡村改造后的变化。不得不说,影片开拓了一个创新理念和创作模式,原来农村题材也可以这样拍。由此可见,题材上的差别不该成为艺术形式落后的借口。随着中国电影的不断进步,农村题材电影也不应拒绝与当下流行元素融合以及现代的视听理念的尝试,可以在保持乡村特色、乡村精神的同时,进行艺术上的多样化尝试。



   演员对人物的塑造是影片成功与否的重要因素。影片中的三位主人公青春洋溢,神采飞扬。他们用最朴实的表演,充满张力且自然的肢体动作,深深打动了观众的心。影片中的彭秀兵皮肤黝黑,从农村走向城市,又从城市回到农村。这个人物被彭昱畅演活了,甚至让人觉得彭昱畅就是本色出演。彭昱畅饰演的彭秀兵不只是一味的土和傻,他接近于网络上常说的“憨憨”,蠢萌之中又非常热血。在表演上,彭昱畅没有过分用力,自然地塑造出内心善良、简单可爱又很有力量的人物形象,掌握住了人物的分寸感。刘昊然饰演的魏晋北从一开始就是满脸的“丧”,充分展现了他创业的不得志状态。初到云南山村时,他被虫子叮肿了眼睛,被牛舔遍全脸,滚下山坡,摔得鼻青脸肿,一切都是那么真实自然,让观众忍俊不禁;后来,在朋友的陪伴和鼓励下,他逐渐找回自己的内心,重拾信心,脸上的笑容是发自内心最真实的情感,真真切切地感染到观众。演员尹昉把李绍群这个角色的固执和认真、不向生活妥协的那股劲儿拿捏得恰到好处。他让我们感受到了人物对咖啡的热爱以及对金钱嗤之以鼻、誓死都要捍卫内心梦想的坚持。李绍群没有彭秀兵身上“憨憨”的特质,也没有魏晋北身上那样精明的气质,但他从始至终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这三个年轻演员不仅出色地表现出角色该有的性格设定,更有着融合、碰撞后火花四溅的化学反应。从创作到拍摄周期紧张,项目开机时剧本尚未完成,却给了三个演员更多的创作空间。从三人茶园喝酒、模仿抖音上很火的“龙吸水”,到李绍群形容“远山树林味道”时的手势,导演许宏宇对此评价为“很互动形式的集体创作”。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六位职业演员,影片中出现的其他角色全部由云南当地村民饰演,毫无违和感。虽然不是专业演员,但他们朴实自然的表演也引发观众对人物的共情。当然,还有“带货一哥”李佳琦以网红身份首次跨界参与电影拍摄,着实让年轻观众感到惊喜。虽然是第一次在电影里客串出演,但整个状态轻松自然,几句直播时最爱用的口头禅拉近了与观众的距离。总体来说,这三位年轻的男演员,没有任何艺人包袱,敢拼敢演,他们的共情力、感染力比较强,完全与角色融为一体,塑造的角色立体又饱满。试问一句,如果把主演换做那些高颜值、拥有众多粉丝的“流量”明星,不知道会不会有现在这样的高口碑和票房?


   《一点就到家》不仅青春励志,还为大众展现出一种新的境界。电商,一直以来都是年轻人关注的热点所在,直播带货无疑是2020年最大的风口,越来越多的人包括明星,都加入到直播带货的行列中。这部影片也是独树一帜的“带货”行为。首先,影片的热映,助力脱贫攻坚,把云南咖啡直接带上了热搜,观众看完直呼“好想喝云南普洱咖啡”。微博上关于影片讨论的话题已有数亿人次,云南咖啡也被提及到无数次。云南一个咖啡厂家表示,他们现在三天电商的发货量,是国庆前几天的三倍。在淘宝全网热榜上,话题“云南咖啡一点就到家”,以七十多万的搜索量冲进了淘宝热榜。天猫专门做了活动页面,结合电影,推荐云南咖啡。据天猫相关数据显示,假期七天,“普洱咖啡”关键词搜索冲到排行榜第二名。其次,影片为景迈山提升了知名度。影片的拍摄地普洱景迈山,位于澜沧拉祜族自治县。幽幽的深山树林、遍野的蜿蜒小路、抬头便能撷取的蓝天白云、还有那参天的千年古树和漫山遍野的茶树,让人仿佛置身于桃花源中,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并在这样的美景中心灵得到了治愈。相信会有很多游客慕名前往那里,领略当地的自然风光,势必会带动当地旅游业的发展。此外,景迈山除了风景优美,古茶林文化景观还是中国西南地区居民延续至今的“林下茶种植”传统的典型物质遗存,是中国乃至世界茶种植方式的早期样本,可称为茶种植的活化石。目前,景迈山古茶林文化景观申报世界遗产正在进行中,如获成功,它将成为全球第一处茶文化主题的世界遗产。希望影片的热映,可以让更多的人关注到古茶林文化遗产,有效推动促进文化遗产的申报工作。


 

   影片中有句台词:“快递,不仅是把外面的东西带回来,也是把里面的东西带出去。”电影亦是如此。事实上,任何一个民族和国家都不可能在完全封闭自足的思想环境、社会环境条件下繁荣发展。我们对世界电影也是秉持一种开放的态度。去包容,善于学习、总结与借鉴,在充分“消化”的基础上“化用”西方乃世界上一切先进的电影理论、理念、技术为我所用。但同时,也应该让世界看到中国的文化、中国电影的态度。作为世界第二大电影国,我们需要将中国电影文化价值发挥到最大化,扩大自身话语权,形成有中国特色的话语体系,早日完成从“电影大国”到“电影强国”的转变,成为真正意义上能够影响全球的“世界电影”。在习近平总书记的一贯主张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概念已经深入人心。针对当下电影理论发展和电影实践的现实经验,电影界专家们提出“共同体美学的”这一概念——“电影语言的现代化和电影理论的现代化,其实就是要在当下构建一个创作者与观众的共同体,中国电影的生命力、核心竞争力将建立在中国电影与中国本土观众的契约关系和情感互动关系上”。电影语言和电影理论的现代化,就在于创作观念的更新,“是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实现作者的个人表达,通过这种互动的方式和更先进的技术手段,实现一个更高层面的‘共同体美学’”。(3)也就是说,共同体美学对电影创作的艺术追求,是一种基于当下时代发展的电影观念,是一种在传统电影实践上,能够面对新技术、与观众对话的新的电影美学转向。钟惦棐先生曾指出:“在电影美学体系的构建中,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电影与观众的关系问题,因为电影须臾不能脱离观众。”(4)其实最核心的问题就是在于和观众长期互动、沟通、协商过程中形成的一种“契约”关系,就是如何建构“共同体美学”。追求真善美是文艺的永恒价值。真、善、美是公众美学,也是大众美学。随着电影技术的不断提高乃至飞跃,这些年,许多影片为了追求利益所体现的核心价值观、精神追求和艺术内涵,渐渐远离了真、善、美,远离现实生活。强视觉冲击的古装、武侠大片让观众陷入审美疲劳。有的影片甚至不与我们所处的现实和精神有着任何交流。“电影创作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价值取向,提升作品的思想高度,以好作品满足观众的需求,同时也引导观众审美,特别是要激发观众的新需求,从而形成良性互动和良性循环。”(5)现如今,人们更希望在大银幕上看到的是像《一点就到家》这样的影片,平凡如你我的鲜活人物和生活,需要的是一种心与心贴近的情感交流,通过电影得到情感上的满足。观众可以深刻又强烈地感受到三位主人公的内心,并把自己代入到情节之中。如此一来,影片与观众构建起了有效的对话渠道、对话方式、对话空间,产生共情、共鸣,形成良性互动,最终建立起“共同体美学”。


   我们一直在强调艺术创新,因为其始终在推动中国电影向前发展。但在多方面倡导艺术创新的同时,我们不可以忘记弘扬中国优良传统。如同影片中的“咖啡”与“茶”,是包容与共存的关系。


   如果以前的观念是,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走出国门到达更远的地方,那么现在的理念则是,所有的出发都是为了回家。哪里是家?家人在的地方是我们的小家,祖国就是我们的大家。家庭的美满离不开祖国的繁荣,祖国的昌盛也要靠和睦团结的小家庭支撑。我们应当在祖国的关怀下有一种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精神,把祖国当作我们共同的家,各尽所能,发挥所长,建设家乡,建设祖国。“流水不争先,争的是滔滔不绝”,后浪敢于争先,希望年轻一代的电影创作者们,也能有着自己的独特的创新风格,继续破浪前行。愿中国青年无畏,愿中国电影高飞,愿我们祖国更加繁荣昌盛!



饶曙光,电影理论家/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长 

王曼,上海大学上海电影学院2018级博士研究生


注释:


(1)郑雪来《现代电影观念探讨》,《电影艺术》1983年第10期。


(2)王莉《独家对话许宏宇:〈一点就到家〉想让年轻观众看到不同表达》,《羊城晚报》2020年10月7日。


(3)饶曙光、张卫、李彬、孟琪《构建“共同体美学”——关于电影语言、电影理论现代化与再现代化》,《当代电影》2019年第1期。


(4)钟惦棐《电影美学:1982·后记》,北京:中国文艺联合出版公司1983年版,第348页。


(5)饶曙光《以文化自信提升中国电影的思想价值》,《人民论坛》2019年第6期。

 


编辑:赵嘉睿

校对:张若宇

 

 

0817-2319868   2311618
13309070119   15181748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