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何朝礼
主办:南充市嘉陵江经济文化协会
协办:南充市电影微电影协会
2020年10月31日    星期六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817-2319868
邮箱59405888@qq.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娱在线
《夺冠》易,体育电影复兴难!
人气:1198    发布时间:2020/10/11

由陈可辛执导,张冀编剧,巩俐、黄渤、吴刚、彭昱畅、白浪、中国女子排球队领衔主演的电影《夺冠》终于于2020年9月25日如期上映。

在新冠疫情肆虐、东京奥运会延期一年的沉闷背景下,在历经改名、争议、删减、撤档(仅此一项就更改了5版)等诸多波折之后,姗姗来迟的这部体育电影无疑投射了国人太多的沉淀、期待和想象。

有人称其为中国版《摔跤吧,爸爸》,有人预言它将横扫贺岁档,有人期待它能打破受众年龄壁垒,让女排不再停留在上一代的记忆中。

而从各个层面的分析来看,这种集中各方优势资源的作品,也担得起这份责任和期待:

它汇聚了体育系统的核心资源。立项之初,主管部门国家体育总局全景式介入,从训练基地的体验,随队的观摩,到与女排队员教练的零距离接触,中国体育人期待能通过这种方式,在多年之后重现马家军调查,女排姑娘这样大气磅礴的重磅产品。

它云集了娱乐圈的优质资源。从演员阵容看,无论是国际影星演员巩俐,还是老戏骨黄渤、吴刚等,其表演大多走心,接地气。

相对而言,导演陈可辛和编剧张冀这对黄金组合的加盟更具有想象力。张冀的叙事大多流畅,饱满,充满技巧,且直指人心。

至于陈可辛,用同为导演的黄建新的话说就是,“他是极少数真正赢得内地认可的香港导演。”确实,从《中国合伙人》《亲爱的》再到即将上映的《夺冠》与《一点就到家》,陈可辛都在诠释内地的故事。而此前票房的成功,也证明他确实摸到了中国内地的命门。

它交融于一个火热的时代。中国女排的特殊之处,在于其和中国的改革开放四十年同步,是唯一被定义为精神的团队。应运而生的《夺冠》,既有向改革开放致敬,也有预祝中国女排拿下第十个世界冠军的象征意义,比较容易打动女排球迷这样一个群体的心弦。

群体精神+个性魅力+公众符号,《夺冠》不成为爆款都不行。

市场也给与肯定的反馈。据猫眼专业版数据,截至9月27日零时,《夺冠》在上映不到两天的时间里票房已收获1.27亿元,成为国庆档票房的绝对主力。

不过,或许,大概(嗯哼),或许是各方期待值过于拔高, 或许国人太需要一部作品来提振士气,用一部载入史册的电影来传播正能量,在电影市场占据一席之地,因此从电影出来大多反响有限,无法也无力将其和一款聚合各方化学作用的爆款相提并论。

创作空间的狭窄,使得观影主体依旧停留在体育迷、排球迷。作为电影文化产品的《夺冠》,并没有在公众中引发强烈的共鸣。而叙事主题的置换和游移,历史和现实,艺术想象与客观写实,集体与个体之间的拉扯,更使得电影呈现出一种前所未有的矛盾状态。

作为2020年上半年国产电影中关注度极高、颇具话题性的影片之一,呈现女排精神、讲述女排情怀,是《夺冠》其一以贯之的主题(从当初定位为《中国女排》就可以看出)。

在当下社会遭遇各种变数,人们的精神空虚,不确定性与日俱增的当下,始终游走于时代前列的女排精神,理所当然成为各方苦觅的解药。但这是好事儿,可以保证票房,也同时给电影创作者的难度系数大大增加:如何在耳熟能详的故事中,提取出变量,讲出新意,并从新的角度诠释这一特殊群体,还原体育规律?

《夺冠》剧组的解决路径为:通过还原运动时期(前半部分,白浪饰)和教练时代(后半部分,巩俐饰)的郎平心理历程,去挖掘、整理属于中国女排的精神线索,同时在这一过程中折射出当代中国的轨迹。

应该说,无论是郎平身体单薄、体能不达标而迟迟不被批准加入队伍的正常训练,袁伟民笃信打运动量训练,排斥科学、现代化的体育管理,到后期郎平历经波折之后卷入争议漩涡,大胆改革,创作者都基本完成了这一任务。

不过问题又来了:既然人物故事真实可寻,叙事基调、时间节点都确定,观众凭什么去观看这部“纪录片式”的电影?

既然女排精神一直在沿用(电影中有很多体现女排传的细节,比如吴刚饰演的袁伟民在训练中说的很多话,在现今郎平时代的女排也在延续,如拼了,再不拼没机会了。)姑且不论这些看似年代感却相对抽象的话语系统是否为公众理解,我们还用进行这种重复性工作?

这一疑问具体体现在人物塑造方面。由于主题和框架的固化,女排形象深入人心,导致人物个性无法在短短篇幅中得到充分展现,而快餐式的商业电影则需要进行人社的抽离的设计。

关于这一点,躺着中枪的老实人陈忠和可以作为极致代表——作为女排历史沿革的见证人,体育体系练而优而仕的典型代表,电影主角之一的陈忠和在前期竭尽所能地予以各种配合,且在各种公众场合期待这部传世之作的问世。

但当期待自己高大上的形象,被宣传片中的抢鸡腿、被暴扣、被砸晕等情节所取代之后,感觉到个人形象被“丑化”的陈忠和怒了——他向体育总局发出愤怒谴责信,并表示删减自己的所有内容。

老陈打官司的举动,在体育圈很快得到最热烈的反响。两个圈截然不同的理解和反响,至少说明一点:创作者眼中的体育,和实际的体育有着巨大的鸿沟。

其实老陈,以及力挺老陈的粉丝们大可不必动怒,这不过是迎合当下时代需求,迎合市场的一部应运而生的商业大片。因为商业,所以一切都要成为宣传和贩卖的重点,包括女排精神。

这从节目组邀请朱婷、张常宁、惠若琪等中国女排的一众球员客串,同样被邀约的甚至包括巴西女排球员们可以证明。而最新的预告片,甚至主打还原了老女排队员从训练到夺冠的画面。

至于万众期待的真正的现象级体育电影,陈可辛团队无法也不能完成这样的使命。

《摔跤吧,爸爸》的成功,不在于主题多么宏大,镜头多么华丽,主角多么大牌。它之所以能引发包括体育迷在内的工种的广泛共鸣,并没有太多玄乎奇技的技法,只是认真遵照了“体育就是最好的电影”这样一个朴素的创作规律,在于认认真真地将一个体育类故事进行的讲述。

无论是训练比赛场景的还原,队员教练关系的深刻拿捏,体育在家庭,社会和国家中的作用,体育伴随着社会、人生的变迁而来的迷茫、喜悦、激情、碰撞等,在不经意间成为最激动人心,最拷问人性,最引发情怀,最熠熠生辉的部分。

我们期待体育电影,其实是期待这类遵循体育规律,阐述体育价值观的电影,在此前的体育电影中,曾经涌现出这样的作品,比如《女帅男兵》讲述女性教练在男权世界的左冲右突,《羞羞的铁拳》直面底下打黑拳假拳这样晦涩的话题。

而中国女排的真正价值,在于其超越人性的坚持,在于它串接起上世纪集体主义的凝聚力向民族国家的想象性转移,在于个体和集体在多重维度下的左冲右突。其具体体现在电影中的一个场景——郎平问:“你为什么要打排球?”

朱婷在几经曲折终于依靠一次暴扣找到答案:成为你自己!(吐槽下:剧组对于精神的理解还停留在空洞,说教和抽象,为此,他们将一些鲜活的细节给去掉。比如朱婷在里约奥运会大战巴西前夜发给郎平的短信那一段被格式化了,这一段在抖音花絮都有呈现,就留了一个不到3秒的朱婷低头镜头。)

而实际上,集体主义的缺失,是一个困扰当代社会的普遍性难题。我们凸显个性,动辄将团队挂在嘴边,有多少人能发自肺腑地口吻:为了集体,我愿意牺牲个人,愿意激发自身潜能?就像朱婷那样简单直接的问一句:成为你自己?

 

(转载自:百家号  游泳大本营

 

 

0817-2319868   2311618
13309070119   15181748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