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何朝礼
主办:南充市嘉陵江经济文化协会
协办:南充市电影微电影协会
2020年9月26日    星期六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817-2319868
邮箱59405888@qq.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娱在线
北影节创投挖掘的青年导演,未来将反哺市场
人气:2474    发布时间:2020/9/3

 

8月29日,第十届北京国际电影节落幕。

 

因为疫情原因,今年北影节虽然取消了红毯仪式、主竞赛评奖等重头环节,但线上线下联动的一系列活动依然如火如荼,特别是北影节创投项目今年再次刷新纪录,829个申报项目比2019年的735个,还多94个。

 

作为挖掘和扶持优秀华语片的北影节创投板块,成立于2012年,9年以来共征集到了4495个项目,近200个电影项目形成对接,将30多位青年导演推向海内外电影市场,助力《我的特工爷爷》、《喊山》、《南极之恋》、《春江水暖》等项目走向大银幕,站上戛纳电影节等国际节展的世界舞台。北影节创投不断为中国电影输送新鲜血液,已经成为青年影人的梦想源与孵化所,甚至有些青年导演在北影节的扶持后,不断历练,未来将反哺市场,逐渐成为中国电影的中流砥柱。

 

扶持:北影节创投是青年导演的试金石

 

9年来,像《喊·山》《滚蛋吧,肿瘤君!》《平原上的夏洛克》《七十七天》《我的特工爷爷》《春江水暖》《日光之下》《郊区的鸟》等各类佳作,都在北影节的创投体系下走进观众的视野,极大的丰富了中国电影的类型化。

 

江均在进入电影圈前,曾经在电视台打零工,靠拍广告糊口,但他的理想还是做电影,就写了一个叫《老卫兵》的电影剧本。最初,他拿着剧本找投资,但根本没有认识的渠道,见了几家小公司,结果也是碰壁。最后在朋友的建议下,他报名了北影节的创投单元,当时他的想法是,需要一个来做试金石的地方,结果却捧回了当时项目创投的最高奖——“特别大奖”。这也获得了安乐影业老板、《英雄》《卧虎藏龙》制片人江志强的青睐,决定投资这个项目,2016年,江均写的《老卫兵》剧本被拍成了电影《我的特工爷爷》,洪金宝亲自执导该片,并与刘德华、彭于晏等一同出演,影片最终获得3.23亿票房。

 

与江均拿着剧本去找投资不同,顾晓刚在没有合适投资的情况下,自掏腰包就开始了电影处女作《春江水暖》的拍摄,因为他计划拍摄家乡富春江春、夏、秋、冬四季的场景,而四季的变化不等人,错过了就得再等一年。为了给找投资赢得时间,顾晓刚从亲朋好友那里借了一些钱,又申请了几笔民间贷款,连演员都是找的自己亲戚,苦撑了大半年,完成了夏秋两季的试拍片段。在拍摄资金耗尽之际,他带着《春江水暖》参加第八届北影节项目创投获得了“特别大奖”,并顺利在电影节期间找到投资。创投会终审评委梅峰(凭借《春风沉醉的夜晚》获得戛纳电影节最佳编剧)在创投结束后受聘担任了《春江水暖》的艺术指导,对剧本提出了很好的建议。最终,该片入选2019戛纳电影节“影评人周”,成为首部该单元闭幕华语影片。

 

对青年导演来说,等待是效率最低的方式。而北京国际电影节电影市场项目创投这个平台所提供的,正是让新人导演能够快速投身电影业、把蓝图变为实践的机会。青年导演,特别是刚入行的新人,甚至连找投资的渠道都摸不清,更别说凭借一纸剧本打动投资人,让他们心甘情愿掏钱了。特别是对有些跨专业的导演,就更难了。顾晓刚大学主修服装营销专业,在尝试了纪录片拍摄后,才进入电影剧情长片创作。就算已经入行的青年导演,在找投资的时候,也并非易事。

 

杨子在拍摄《喊·山》之前,已经自编自导过《宅男总动员》《娜娜》《对不起,我爱你》等4部电影长片,即便这样,给下一部戏找投资,仍然四处碰壁,被投资人以过来人的身份教导。直到他从电脑里存的《喊·山》剧本投给北影节创投,才有了一线生机,获得了“最具商业潜力奖”,很快得到了海润影业和威秀电影的投资,2015年拍摄完成后,成为第20届釜山国际电影节闭幕影片,之后又在各大电影节上有所斩获。导演杨子形容,一个项目好比一条新生命,《喊·山》从无到有的“分娩”过程中,北影节创投舞台就像产房一样,为《喊·山》提供了一个良好的环境。

 

反哺:电影种子薪火相传,但仍需要时间

 

授之于鱼,不如授之于渔。北影节创投的意义,不在于为青年导演提供多少资金的奖励,完成一部电影的拍摄,而是借助北影节这个平台,为这些青年导演提供更多的机会,能够更便利的融入到电影行业中,在不断成长中反哺市场,反哺中国电影。

 

2018年的国产黑马电影《我不是药神》上映之后,很多人都说,没有刘德华就没有这部电影的诞生。这其中的逻辑关系还要追溯到2006年,当时刘德华创办的“亚洲新星导”计划,看中了当时还是新人导演的宁浩写的剧本,然后投资300万,接下来的故事大家都很熟悉了,《疯狂的石头》成为当年最大的黑马,以300万成本砍下2300万票房,而宁浩也从一个初出茅庐的新人,成为最为炙手可热的电影导演,之后的作品票房成阶梯式增长。2016年,他启动了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以电影监制的身份扶持青年导演,之后才有了路阳导演的《绣春刀》,申奥导演的《受益人》,当然还包括文牧野导演的票房口碑都获得巨大成功的《我不是药神》。

 

刘德华当初投给宁浩的300万,就像多米诺骨牌效应一样,在12年之后影响了另一位青年导演的命运。

 

北影节创投项目的意义也在于此,希望能够有更多青年导演反哺市场,让电影的种子薪火相传,不断壮大中国电影的创作。

 

青年导演的孵化、反哺需要时间。北影节创投项目才刚刚创立9年时间,像宁浩那样,从一个被扶持的青年导演,到成为扶持青年导演的电影人,还需要时间。不过,这9年时间,依然能够看到从北影节创投项目走出来的青年导演的成长与进步。

 

杨子算是北影节创投的“大师兄”,在2014年就受惠于北影节创投,拍完了《喊·山》。2017年执导的篮球运动题材电影《我是马布里》,在国产体育题材稀缺的背景下,对国产电影商业类型有一定探索意义。而去年年底上映的《宠爱》,又对国产宠物题材这一类型做了大胆尝试,并且取得了6.83亿的优异票房。今年北影节上,他担任北影节项目创投复审评委,以“过来人”的身份为中国电影挑选新鲜血液。

 

2016年,导演余庆携作品《钢铁斗士》参加第六届北京国际电影节电影市场项目创投,获得“优秀创投项目”。之后,余庆导演了多部作品,其中最受瞩目的就是由马伯庸小说改编的同名网剧《古董局中局》,投资近2亿。

 

从第六届北京国际电影节电影市场项目创投走出来的另一位导演田里,与余庆有着类似创作机遇,他凭借《错换鸳鸯》拿下电影市场项目创投环节的“特别大奖”,之后将自己的事业重心转向了网剧市场。2017年导演的网剧《河神》成为当年的热门网剧,制作水准对标美剧,豆瓣评分高达8.2,爱奇艺播放量达到了19.6亿,成绩十分亮眼。今年暑期,他导演的《河神2》上线,口碑依然在线。

 

10年前,中国电影票房榜上,大多被张艺谋、陈凯歌、冯小刚等导演的作品占据,而如今,电影市场大洗牌,后浪风头正劲,吴京、饺子、郭帆、陈思诚、文牧野、宁浩等中生代力量将前浪抛在沙滩上。随着科技和信息化的不断发展,电影行业越来越需要年轻力量的注入,而北影节创投市场走出来的青年导演,就是中国电影以后的主力军。

 

十年,对一个电影节来说,还很年轻,北京电影节也会和那些青年导演一样,不断成长,未来有无限可能,以后会出现更多“宁浩”,继而让“宁浩”发掘出更多“宁浩”。

 

0817-2319868   2311618
13309070119   15181748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