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何朝礼
主办:南充市嘉陵江经济文化协会
协办:南充市电影微电影协会
2020年9月26日    星期六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817-2319868
邮箱59405888@qq.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微电影
爆款频出,难道“怪兽片”是网络电影的未来?
人气:4753    发布时间:2020/8/24

怪兽片是网络电影的未来?

|桃腰 来源|毒奶电影

 

“从今天开始,‘网大’这个词不再属于网络电影了。 10月26日,中国首届网络电影周在四川成都落幕,会议上中国电影家协会网络电影工作委员会联合三大网络视听平台倡议以“网络电影”作为通过互联网发行的电影的统一称谓。 从此,有“网络大电影”、“网大”等流动性称谓的网络电影得到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名字。 2014年网络电影诞生,成立初期,只是微电影体量变大的一次尝试,第一年上线的450部电影,基本上都是质量参差不齐、以服务观众为基本特色的电影。 因监管不严加上以满足观众“猎奇”心态为主,其中暴力、恐怖、软色情等低俗内容铺天盖地。 网络电影1.0时代持续了两年,到了2017年初,国家开始进行监管,仅仅用了10个月,就有近1600家网络电影机构的业务停滞整顿,相对遏制了野蛮生长的状态。至此,不知名的小作坊就此退出,网络电影战场上留下的都是各大平台的高级玩家。 国家对内容质量和行业规范进行监管,加上网络电影与生俱来的低成本优势,也未必能使得该市场“躺赢”。 残酷的市场竞争、观众对于内容“精品化”的需求,加上“大咖”的进入,让整个市场竞争愈发激烈。网络电影一直希望打破人们的偏见,但是“改名”仅仅只是开始,想要“正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网络电影从始至终,一直是靠流量变现为盈利方式的一种电影类型,依靠吸睛的画面和猎奇的题材才能在品类繁杂的市场中快速脱颖而出,驱动付费获得高分账票房。例如今年的“怪兽题材”不断涌现,不少平台希望借着“巨蟒”、“大雪怪”这类罕见怪物的东风再狠狠捞一桶金。

 

杂草丛生的怪兽宇宙

群魔乱舞,妖怪横生

 

怪兽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2018年11月,由淘梦出品的《大蛇》在优酷上线,88天分账票房共5078万,相当于院线电影1.65亿左右,已成为网络电影全网票房最高。此外,根据优酷10月15日发布的9月网络院线月度票房榜单显示,截止至9月30日,《水怪》2594万,《巨鳄》1488万,《大雪怪》1370万,占据当月三大榜首,其他时间里,各平台几乎每个月都能看到票房榜单上有一部怪兽片的身影。

 

怪物+灾难的题材在国内极为缺少,题材创新为市场带来了可见的红利,一时间“妖魔鬼怪”横行了各大平台。 妖龙、狐妖、蛇妖、猴子、鳄鱼,妖怪宇宙席卷海陆空,制片方的脑洞融贯中西,怪兽不仅有借鉴欧美科幻大片中的形象,也有东方传说中的奇幻色彩。 然而网络电影收割了观影人次,却无法挽救口碑。就前面所提到人气较高的四部怪兽大片,豆瓣评分全部阵亡,最高的《水怪》只有4.4分。

 

笔者做了一些调研之后,总结了以下几点原因。

 

第一,模仿痕迹严重。

 

以《大雪怪》为例,9月11日上映前的几天,该片的宣传海报一度刷屏北京地铁。一胖一瘦的两个男主搭档探险的剧情与《鬼吹灯》、《盗墓笔记》的套路极为相似,而且怪兽的形象也参考了西方的金刚;

 

 而《水怪》的原型是借鉴南方地区的“水猴子”的惊悚传说,没想到呈现出的怪物像极了《水形物语》《海王》《毒液》等影片的怪兽主角,东方传说与西方怪物结合的不伦不类;

 

 《深海×异种》的人鱼造型与《指环王》中的精灵颇为相似,且由外国女性扮演,整部电影都是和亚洲人类进行打斗、包括自己的恋人也是亚洲面孔。而电影的主题还是盗墓寻宝题材。

 

第二,特效制作过于粗糙,人类与怪兽的隔阂感太明显

 

网络电影虽摆脱了“五毛特效”的粗糙制作,但仍谈不上制作精良。 《大蛇》直接依靠武打演员在岸上完成动作,他们穿上真人胶衣在绿屏前演绎“怪兽”,再靠电脑后期合成,但却让观众明显感觉人与兽不在同一个平面上,影响了真实度;

 

《大雪怪》的怪物行动非常缓慢,且整部电影出现的次数非常少,甚至更像是探险队在旅途中的一个客串角色。

 

第三,剧情缺乏逻辑,禁不起推敲

 

怪兽电影基本以“冒险、探秘、挖坟掘墓”三种基本题材展开,在原创方面有所欠缺,借鉴痕迹明显,且部分情节经不起考究。 《深海×异种2》的简介被打上“超级好看的无厘头电影”,笔者未感觉到“超级好看”,但的确非常无厘头。以荒野求生为题材,教练是酷似鲁滨逊的人物造型,他教给求生队员用板斧、匕首与怪物搏斗,最后毫无战斗力的队员们竟然在血盆大口之下杀出了一条血路。让人产生主角才是具有特异功能的“怪兽”的错觉。 《大蛇》讲述了一个天赋异禀的乡村生物教师偶然间研究出了一种抗癌药物,而该药物只在一个遥远的小岛上生长。金主得知了这一信息,带着教师开始探险,在航海途中经历了雇佣兵叛变,海盗抢劫和怪兽搏斗的情节,电影时代架空,又借鉴大量好莱坞探险片的套路,毫无中国特色。 今年被称为网络电影的怪兽元年,虽然制作方的投入成本一直在提升,但内容质量却一直在原地踏步,并且一些网络电影还一味的模仿与蹭热点求生存,试图寻找捷径撬动更多资本利益。但如果网络电影想要做到长远发展,在内容深度上,还需要再下功夫。

 

妖魔鬼怪当道,题材扎堆

 

2018年,“妖怪题材”火了,大家立刻蜂拥而上。 爱奇艺在《2018网络大电影年度报告》中总结称,“公共IP依赖明显,具备续季能力的IP稀少,同类题材过度消耗明显。”其中提到的“公共IP”主要是扎堆的“怪兽题材”。 由于灾难题材和怪兽题材在院线稀缺,借着东风,网络端弥补了这一缺口,用神秘而刺激的视觉体验满足了观众的娱乐需求,又借此奠定了用户的流量基础、斩获丰厚的分账票房。 此外,由于政策对于题材和内容尺度的限制,大量题材不能触碰,在为数不多的选项之中,架空而虚构的网络传说电影较为容易拿到审核通过的入场券。 最后,《大蛇》折桂后,大家便发现了怪兽电影的盈利点,在一种类型上不断地蹭热度、开脑洞。凭借着互联网特有的细分市场,可以催生出各种不同的故事类型,曾有影视公司的负责人表示,未来将会衍生关于怪兽的恋爱的影片,还有怪兽的动作片等等。 其实网络电影不止一次地在同一热门题材上扎堆,比如2015年《道士出山》IP聚焦鬼怪、僵尸等暴力偏门题材。斩获极高热度的还有女性向的“斯德哥尔摩情人”系列,也在打色情的擦边球。

 

 经过逐一整改后,不少题材被肃清,创作的范围不断缩小,冒险灾难类的怪兽片应运而生。 在当下同质化内扎堆的环境中,网络电影还有严格的政策管控,虽有多部怪兽网络电影已拿到爆款入场席,但在拥有二八定律的电影市场中,盲从意味着淘汰。

 

拿什么拯救你?

天马行空的妖怪世界

 

 近年来,网络电影产业从诞生到爆发式增长,目前进入了追求高质量的调整期,并逐渐稳步发展。 作为电影门类的分支,网络电影应该不断地强化艺术属性,在题材创意和制作水平上持续飞升。 怪兽电影虽然成为近几年的爆款,引发同类型电影跟风,但整体制作水平并不理想,靠噱头取胜实则一直在被网友诟病。制作方在大量的制作成本投入之前,应思考在燃爆的视觉特效下如何精耕内容,进而获得大众认可。 内容精细之外,网络电影也应开拓更多元的题材,扎堆现象让内容单一,进而引发观众审美疲劳,也不利于市场的良性循环。 今年涌现出的都市、校园爱情、现实主义等具有社会正面导向的题材让网络电影迈上新的台阶。 比如今年的国庆献礼片《大地震》、《毛驴上树》获得官媒人民日报新媒体点赞,在网络平台达到近3亿的传播讨论;小成本都市文艺片《哀乐女子天团》豆瓣评分最高时达到7.3分。还有豆瓣7.1分的《灵魂摆渡·黄泉》、校园爱情剧《独家记忆》番外篇,都获得了不错的口碑。

 

 “网红导演”秦教授曾在《奇葩大会》上表示,“电影发展了快200年,网大只有短短5年,决定一件事的成败不在于起点,而在于拐点。 而站上新风口的网络电影,更应思考如何弥补传统院线电影的缺口,提高审美能力,而不是一度的扎堆制作同质化爆款电影。 提供优质内容,与观众建立信任,才能在质量和流量上获取新的增长。

 

 

0817-2319868   2311618
13309070119   15181748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