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何朝礼
主办:南充市嘉陵江经济文化协会
协办:南充市电影微电影协会
2020年8月9日    星期日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817-2319868
邮箱59405888@qq.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编剧在线
白玉兰奖评选引出的编剧署名战 :谁该进入报送评奖的名单?
人气:1289    发布时间:2020/7/29

源丨影视独舌   文丨文朔朔


7月17日,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发布了各奖项的入围名单。其中,《小欢喜》《安家》《庆余年》《鬓边不是海棠红》《长安十二时辰》五部剧的编剧入围了最佳编剧(改编)奖的提名。 


有意思的是,入围的《安家》编剧六六随后在个人公众号发布的文章中,除了感谢《安家》导演安建,还语焉不详地质疑了入围的《小欢喜》编剧黄磊。

 

因为六六的说法比较模糊,外界其实并不清楚她是质疑黄磊名不副实,还是与黄磊开个玩笑,活跃气氛。而网友则迅速站队,在网上展开了《小欢喜》和《安家》谁高谁低的激烈讨论。


7月18日,《小欢喜》的出品方柠萌影业作出回应,特别感谢获得编剧和主演两项提名的黄磊,称他为剧集“注入灵魂,写出华彩”,“无论是方圆的‘横竖理论’、宋倩令人窒息的母爱,还是刘静与英子的忘年友谊,都让观众被感动,被抚慰……”

 

六六随性表达,柠萌巧妙回应,一个回合之后,这事的热度就过去了。然而,这并非无缘无故的“擦枪走火”,在围绕剧本的署名、合作以及报送评奖中,还是有一些模糊地带需要厘清。 


六六在《安家》中署名编剧,另外还有两人在“编剧组”的条目下署名。黄磊在《小欢喜》中署名总编剧,另外还有四人署名联合编剧。因为对两部剧具体创作过程并非全然了解,在此我们不做谁“瞎掰”谁不“瞎掰”,谁规范谁不规范的判断。这样的判断只有当事人自己能做。

 

我们所关心的是:围绕剧本的署名五花八门,一般而言各有什么具体含义?各岗位之间如何分工?怎么署名才算规范?其中有没有侵权空间?报送评奖究竟怎么做才公平合理?一句话总结,我们更关心建章立制的问题。


为此,笔者采访了制片人黄澜,编剧宋方金、贾东岩、陈琼琼,试着从专业视角做一回辨析。


与剧本相关的署名都有什么含义?


据不完全统计,跟剧本相关的各类署名有:总编剧、编剧、联合编剧、改编编剧、文学总监、剧本监制、剧本总监、剧本责编、文学责编、责任编辑、剧本策划、文学策划……

 

这些署名令人眼花缭乱,但总体来看不外乎有三类:编剧类、监制类、策划类。具体到编剧类岗位,总编剧与编剧、联合编剧分工各不相同。 


编剧宋方金说,“总编剧与编剧的关系是局部与整体的关系。从项目整体上来说,总编剧是项目发起人或者是制片方认定的剧作责任人。总编剧需要对剧作的结构、情节脉络、人物关系和走向等整体概念和艺术质量负责。有些总编剧只说不写,有些会动手写大纲,有些会写一两集打个样儿。大部分总编剧干的是提纲挈领的活儿。”

 

编剧贾东岩则给出自己接触过总编剧的两种类型,一种是由总编剧将整个的分集、分场都做完,交给一些编剧去处理。还有一种稍微“虚闲点”的总编剧,让四五个编剧分别负责不同单元,最后由他来进行整合。 


“如果是第一种总编剧,那么他毫无疑问是剧本的灵魂和核心。替他完成文字的编剧相对来讲可替代性极高。这种创作相当于是独立完成的,他理应享有独立署名。”

 

在回答总编剧的工作职责时,宋方金和贾东岩不约而同提到了一个概念——编审。“香港的编审约等于我们这边的总编剧,”贾东岩表示。 


“编审的地位非常重要,”宋方金还简述了其间原委,“这个概念也曾在内地引进过一阵儿,但内地署名‘编审’没有著作权,报奖的时候也没法报,只能报编剧或总编剧。所以‘编审’这个概念在内地昙花一现后就消失了。”


 

青年编剧陈琼琼则表示,像人物关系、核心冲突、卖点和亮点……这些一部剧的重中之重,必须是总编剧一个人完成的。大到几万字的总体大纲,小到细化的分集梗概,很多总编剧都亲自上手。


她说,“电视剧中有非常重要的一个东西,叫节奏。节奏的把控是最见总编剧功力的,编剧更多要听一些总编剧的想法。”

 

对于联合编剧,宋方金表示常见的组合、搭档,或是划分集数的模块式写法,或是师徒传帮带。“但大部分联合编剧合作都不长久,利益的分配和署名的前后,都是矛盾集中的点。”


宋方金所说的“联合编剧”是共同署名的合作编剧,并非总编剧领导下的联合编剧。例如,男编剧组合汪海林和闫刚,女编剧组合高璇和任宝茹,都是长期合作的典范。


他说,“汪海林和闫刚独创了梅花间竹式写法,一人写一集交替进行,非常默契。而高璇和任宝茹的文字越写越接近,连跟她们长期合作的赵宝刚,后来都分不清谁写的哪部分了。



而为什么会出现总编剧和联合编剧?这与当下快节奏的影视创作环境有关。


贾东岩做了推算:“一个编剧在保质保量的情况下,一天能完成3000~5000字。大概5天能够完成一集剧本,加上休息,一个月能完成5集。假设30集的剧本,至少需要半年的创作。再加上中间干扰和调整,完成工作要花费一年。实际上很多影视剧恨不得要求你5、6个月就完成工作,一个人无法独立完成整个项目,就需要帮手,几个人共同完成。”

 

而对于剧本监制,宋方金表示这是最近一两年才出现的名目。“剧本监制,虽然不是总编剧,但实际上也是剧作的责任人,但没有著作权。一般打这个署名,都属于剧本监制对编剧有过一定的提携和帮助。其中师生关系较多,朋友关系也比较多。


比如一些跨界编剧,他们在原本的领域可能有些名气,来做编剧,编剧技巧上需要提点。配备剧本监制就是一个比较妥帖的选择。剧本监制主要就是帮编剧把控住主题、方向,不喧宾夺主但又无处不在。更多是对一些有才华的新手的帮助。更偏技术,不偏行政。”

 

“文学策划和文学总监属于一个方向,文学总监可能就是地位更高一点,一般是公司职务。正午阳光的陆维是行业周知且名副其实的文学策划。从找选题、购买版权、找编剧,以及剧本写作过程中的意见沟通,都是文学策划的领域。”宋方金表示。 


陈琼琼则认为,策划和责编类岗位是对编剧的助力。“除了要懂剧本,还要能与整个市场环境挂勾,他要对编剧不懂的部分来给编剧提供意见。同时也是总编剧和制片人之间重要的沟通渠道。”

 

“责编更多的是平台一些工作人员的署名位置。公司也会有责编,跟文学策划的工作有重叠的地方。一般来说,责编做的是基础性的审读和沟通工作。平台署名的责编更多是偏于行政对接和技术审查领域。”宋方金表示。 


贾东岩则指出,剧本指导也是近年兴起的关键职位。“它的职能通常是指导编剧如何进行创作。一般情况下,是指编剧的经验不足,请一位厉害的资深编剧来进行剧本指导。他其实更多是在方向上把关,就相当于是‘我遥遥一指,你往那儿去’。”


署名侵权一般发生在什么情况下?


网上多发关于剧本创作的维权行动,有人争署名权,有人争署名位次,有人争署名的名目。等等不一。


一个复杂的项目,一个多轮重建的坎坷项目,往往会有署名之争。谁的贡献率更高?谁应该享有分量更重的署名?总编剧和编剧之间,责编和编剧之间,往往有扯不清的“侵权”之争。 


制片人黄澜表示,以创作为主导的项目,需要大家根据结果来商量一个排名,尽量把每个人的工作都体现到。为此,她坚持两个原则,一是以最终的贡献度衡量,二是尊重先后顺序。

 

“如果说是几稿剧本都是在往更好的方向上努力,要以核心贡献来论。在整体结构、人物设定和关键情节上做了重大贡献的,署名靠前。在此基础上,还要有个先来后到。项目开发的过程中,先到的人也许方向不太对,但还是必要的试错过程。” 


贾东岩说,只要是参与过,或者只要是写了一稿,不管这稿用了多少都给署名的情况,自己并不喜欢。 


“因为这样会造成两种后果,第一是对于贡献最大的人不公平。这种情况下,他未必排到第一位。其次,同时署名编剧的人贡献值并不均衡,这就会出现一个情况,贡献值没有那么大的编剧再去接下一个项目,结果能力不行,导致项目搁浅……不规范的署名对整个行业影响很大。”

 

贾东岩表示,可以用“可替代性”标准去衡量。“优秀的编剧是能够把这个项目立起来的人。如果一个项目中缺了他,这个剧本无法完成,我们说他是核心编剧。但如果缺了你也能完成,这些人其实是可替换的,他们都是苦劳为主,功劳为辅。” 


对于编剧署名的纷争,宋方金表示必须要规范起来。他认为,一部电影,写作的比例超过百分之三十,就应该署名编剧。三十集的电视剧来说,至少要超过五集的比例才能署名编剧。不能说贡献了几场戏就署名编剧。达不到比例的,可以署名文学统筹或文学编辑等,以示贡献。


宋方金还谈到了一种侵权的情况:“责编侵权编剧署名,大部分是因为制作方的裙带关系。责编有时候会有大量的意见给到编剧,他就认为自己也应该署名编剧。 


如果该责编又得到制片方支持的话,侵权一般就会形成。因为署名也是一种变相福利,所以署名的过程中常有利益寻租。很多不讲究的制作方都会认为,多自己人一个不多,少外人一个不少。” 


陈琼琼提到了另一种情况,“比如策划或是责编没找好编剧,编剧换了好几拨人也没写成。最后项目没钱了,策划就和编剧说‘我跟你一块写,然后我吃点亏,我不拿这个署名’。”



实际上,以上情况下,策划无论署不署名“编剧”都不合适。 


编剧的更迭是常有的事,编剧的权益如何保障?贡献比例的界定可能较为主观,宋方金和贾东岩都提出了以合同的方式去约定。 


“换编剧修改的情况很常见,但这里必须得有一个法律程序,就是接手修改的编剧得拿到上一任编剧同意修改的确认合同。当然,有些编剧在签合同的时候,默认制片方可以随时找人接手修改剧本。 


但我的合同里都是‘未经我同意不许修改’。我也经常提醒编剧同行,接手修改剧本的时候,一定要尊重法律,也要尊重和保护同行,不要见活儿就接。”宋方金表示。

 

贾东岩则阐述了自己签合同时的三点经验。“一是除了IP改编的项目,我们合同里都会有退全款拿回剧本的条款。我们认真做剧本,如果你们不满意,我有把钱全退将作品拿回来的权利。 


二是尽量在自己的作品里署名监制。如果是这样,接下来在跟剧组对话的时候,编剧的对话权会大。 


第三,在签合同时强调,不管之前项目如何,导演及演员针对实际拍摄对剧本要求的修改,都视为二次创作,与编剧行为无关。也就是说,不能将其他工种的行为列为编剧行为。”

 

追根溯源,编剧署名的撕扯和争议,合同没签好、约定不清楚是原因之一。 


“大家都想图省事,责权也不清楚,提前也没说好出现纠纷怎么办。所以我觉得要将前期工作做好,别怕麻烦。一拍大腿决定做某个项目,结果发现双方不合拍,这种事太多了。”陈琼琼表示。 


黄澜则认为,制片方也要心里有数,明确项目的难点和创作方向。“不能说你要做个偶像剧,却请个谍战的编剧团队来写。创意之初就要仔细沟通磨合,不能什么编剧火就用什么。不停换编剧团队,各部门都来改剧本,结果肯定是一塌糊涂,最后也不知道该给谁署名。”

 

“双方开会磨合,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过程。我们坐下来聊,如果这个项目最后你没跟下来,我给你多少酬劳,你觉得行不行。如果给你联合编剧的署名,你要保证工作做到哪一步,提供多少贡献。聊清楚了,就会少很多后顾之忧。”陈琼琼表示。


谁该进入报送评奖的名单?


说到报送评奖的问题,宋方金表示,行业现在没有默认的办法。给谁报,怎么报,大多还是出于制片方的选择。

 

贾东岩表示,自己较为了解《小欢喜》的创作情况。“方圆接地气的人设,包括其他几个人物的状态、故事内容和名场面都是黄磊设计的,他署总编剧是合理的。”这其实与柠萌方面的回应是暗合的。


宋方金表示不了解《安家》和《小欢喜》具体的创作分工,只能给一些理论上的意见。 


“如果是编剧和编剧组的不同署名,只报编剧一个人也说得过去。因为从理论上说,编剧组更多做一些协助编剧的工作,还不是真正编剧的贡献。当然,如果编剧组的人也是创作的主力,就另当别论。”


“如果是总编剧和联合编剧的分工,这就需要解决一个问题:怎么才能不忽略掉执笔编剧。如果一个编剧执笔写作的部分超过了一部戏的百分之三十,无论是署名编剧还是联合编剧,那么都应当有报奖的资格。当然,这需要有相关行业协会出面,建立鉴定的规则和程序。”


黄澜说,剧本创作没有绝对公式可以代入,每个项目都千差万别。但关于编剧署名的基本问题可以讨论,以期形成共识。当每个岗位的职责边界都更清晰一些,侵权事件更少一些,影视剧创作的氛围也会更好一些。

 

目前,白玉兰奖的评奖章程里没有规定总编剧、编剧、联合编剧谁可以申报奖项,但在有了初选结果后,通常会向片方确认给谁报奖。


事实上,除了片方的选择之外,我们也希望奖项的主办方有更加明确的规定。创作实践趋于复杂,出现了新的署名情况,评奖规则也要跟上,让做出重要贡献的人得到奖掖。


总之,关于总编剧和联合编剧,编剧和编剧组,总导演和导演,具体怎么报送评奖,到了需要理清的时候了。

 

0817-2319868   2311618
13309070119   15181748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