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何朝礼
主办:南充市嘉陵江经济文化协会
协办:南充市电影微电影协会
2020年7月3日    星期五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817-2319868
邮箱59405888@qq.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天府聚焦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搬进新家园|攻下脱贫攻坚的“头号工程”
人气:1184    发布时间:2020/6/30

5月13日,昭觉县易地扶贫搬迁县城集中安置点迎来“悬崖村”的第二批次搬迁村民。当地小伙某色拉博乔迁新居后在阳台上自拍(资料图片)。四川在线记者 尹钢 摄

搬进新家园

6月以来,凉山易地扶贫搬迁喜讯不断。6月2日,金阳县马依足乡东山社区,身着彝族传统服饰的群众排队领钥匙。19天后,布拖县城集中安置点开始分房,这是全省最后一个建成的安置点,26个乡镇、100个行政村的14230名村民将在这里安居乐业。

不只是凉山。回首过去5年,作为脱贫攻坚“头号工程”,四川已有136.05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通过易地扶贫搬迁挪窝换业,踏上脱贫奔康路。

四川在线记者 侯冲

决心之大

下足“绣花”功夫攻坚“头号工程”,从根本上解决群众长远生计

“金碑是个穷窝窝,山高林深光棍多。出门翻山又爬坡,顿顿啃的苞谷馍。”巴中市南江县南江镇金碑村村民岳万聪是哼着这首苦涩的歌谣长大的。岳万聪曾住在半山腰一间土房里,看病要走30里山路,喝水要从山脚下背。

四川贫困地区不少老乡都面临这样的窘境。他们大多居住在生存环境极差的地区。

2015年,中央强调要解决好“怎么扶”的问题,实施“五个一批”工程,包括“易地搬迁脱贫一批”。当年底,四川启动新时期易地扶贫搬迁工作。

全省有136万搬迁人口,占建档立卡贫困人口的21%,搬迁规模位居全国第二,搬迁人口占全国十分之一强。我省下足“绣花”功夫,有序推进项目实施——

严督导。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亲自率队,全覆盖督导有搬迁任务的县市区,层层传导压力,压紧压实责任。

定标准。紧紧锁定“一方水土养不活一方人”区域,严把入户调查、信息录入、规模审核、精准回头看、规模审定“五道关口”,精准识别建档立卡搬迁对象136.05万人。

强支持。搭建政策体系,先后编制完成《四川省“十三五”易地扶贫搬迁规划》《四川省“十三五”易地扶贫搬迁实施方案》等,分年度编写易地扶贫搬迁专项方案,构建易地扶贫搬迁工作“四梁八柱”;提供资金“弹药”,5年来已累计投入资金817.67亿元。

守底线。牢牢把握“人均住房建设面积不超过25平方米”“户均自筹不超过1万元”两条政策红线,确保易地扶贫搬迁住房满足“保障基本、安全实用”的要求。

截至本月底,我省易地扶贫搬迁项目已全部建成,所有搬迁群众均已办理入住。

举措之新

集中和分散安置同步,精准与创新理念并举,破解搬迁难题

广元市朝天区蒲家乡罗圈岩村建档立卡贫困户张健明还记得,得知自己可以享受搬迁政策时,村干部递来一份清单,上面列出了3种搬迁安置方式——可以自建住房,可以住集中安置点,还能到县城买房。他最终选择住进村集中安置点。

我省采取分散和集中的方式安置。分散安置主要包括插花安置、投亲靠友、进城购房等;集中安置,则引导搬迁对象向本行政村、移民新村、小城镇、特色产业园、乡村旅游区集中。全省共建成集中安置点6349个,安置50万贫困老乡。

“十三五”期间,我省原本计划搬迁116万人,平均每年搬迁20万人以上。后来在国家大力支持下,又新增20万搬迁指标,用于凉山州建档立卡贫困人口。

既有必答题,又有附加题,四川易地扶贫搬迁这张“考卷”如何作答?坚持“精准”主线外,我省不断加大改革创新力度,破解搬迁难题。

强化资金保障。2016年,巴中市向成都高新区流转4500亩增减挂钩节余指标,所得收益全部用于当地扶贫开发,既解决了贫困群众“安居”问题,又破解了“城镇缺地、农村缺钱”难题。同年,全国首个易地扶贫搬迁项目收益债券在川发行,募集资金投向叙永、古蔺等贫困县易地扶贫搬迁建设项目。

确保质量安全。泸州市古蔺县安装集中安置点“实时视频监控系统”,第一时间掌握工程进度、规范现场管理;南充市仪陇县组织有建房经验、能看懂图纸的“土专家”,每天深入现场开展监督。

挂牌督战凉山。今年3月以来,我省挂牌督战凉山易地扶贫搬迁工作,确保新增20万住房任务全部按时完工、如期交房。

成效之实

住房安全、民生服务等有保障,4年内3次受国务院表扬

今年5月13日,凉山州昭觉县支尔莫乡阿土列尔村(即“悬崖村”)的部分村民搬进县城城北的大型集中安置点。包括“悬崖村”村民在内,那里安置了昭觉县92个边远山村的1.8万多人。

变化翻天覆地,是不少贫困老乡搬迁后的真切感受。

70岁的“悬崖村”村民阿子日哈某分到一间50平方米的房子,水电齐全,还领到了床、柜子等家具,卫生间装上了浴霸。

岳万聪住进了村里的安置点。75平方米的新房,耗费8万多元,自己只掏了7500元。水龙头一拧开就“哗哗”流水。安置点常年有村医驻守,头疼发热出门就能拿药。

在广元市朝天区蒲家乡罗圈岩村安置点,村民通过“互联网+”综合信息平台,可以直接连线广元市朝天区人民医院、广元市第一人民医院的远程诊疗服务,大病还能找四川大学华西医院以及北京医院的专家问诊。

凉山州美姑县牛牛坝乡的易地扶贫搬迁集中安置点,配套建有幼儿园和中学,让佐戈依达乡布里莫村村民沙马曲古无比满意,“孩子们再也不用走几个小时山路上学了。”

在甘孜州道孚县各卡乡龙普村温泉景区,仁青志玛负责保洁工作。一闲下来,她就苦练普通话,想成为景区讲解员。“我的梦想就是当上村里‘小广播’,宣传我们的温泉和花海!”

截至5月底,全省易地扶贫搬迁已累计建成农村公路3.4万公里、饮水管道2.9万公里、入户电网1.3万公里;建设学校93个、幼儿园426所、卫生院(所)2079个。我省易地扶贫搬迁工作4年内3次受到国务院表扬。

 

全省已有41.9万搬迁群众通过就业脱贫

住进安置点 成为“双职工”家庭

6月初,刚刚搬进凉山州昭觉县城集中安置点的彝族姑娘阿尔那洛,与绵阳市丰谷制丝厂达成意向性就业协议。18岁的她对独自外出打工一点都不恐惧,“帮扶干部啥子都安排好了,我们到那边只管干活挣钱!”

搬得出、稳得住、能致富。建房入住,只是易地扶贫搬迁工作第一步。如何让这些搬迁群众找到新的增收门路,直接关系到脱贫质量。我省通过建立扶贫车间、增加劳务输出、提供技能培训等,确保搬迁群众就业务工。截至目前,全省136万搬迁群众中,已有41.9万人通过就业脱贫。

四川在线记者 侯冲

家门口就业4类扶贫车间吸纳搬迁群众

6月27日上午,阿坝州汶川县水磨镇郭家坝村扶贫车间,缝纫机声此起彼伏。端午假期,有一批订单要赶制,工人们放弃休息主动加班。

郭家坝村是一个移民安置点。车间负责人林福美介绍,车间由浙江省义乌市福田街道援建,去年6月正式投产,原材料从义乌市发来,加工成衬衫再发往义乌,通过义乌小商品市场发往加拿大。

“我在成都打过工,也去新疆摘过棉花,都不如在家门口就业好。”村民张敏说,自己和爱人都在车间上班,两人月收入六七千元,是名副其实的“双职工”家庭。

省以工代赈办相关负责人介绍,我省不少易地扶贫搬迁集中安置点附近都有扶贫车间,大致可分为4种:园区型、家工坊型、入股型和村集体型。

“园区型”扶贫车间,指的是全省各级经济开发区、工业园区、高新产业园区中,按照新吸纳10个以上贫困劳动力的标准认定的就业扶贫基地。

“家工坊型”扶贫车间,是针对部分贫困劳动力转移就业意愿不强的情况,把生产机器送入贫困户,促进贫困劳动力家门口实现就业脱贫。

“入股型”扶贫车间,指贫困户以土地、扶贫资金等方式入股成立合作社,依托合作社建立扶贫车间,让贫困户既能领取分红,还能获得务工收入。

“村集体型”扶贫车间,即利用村集体的闲置厂房、校舍、空置地等资源,引进投资项目,创办来料加工、农产品初加工等扶贫车间,吸纳贫困户就近就业,实现既有创业又带动就业的倍增效应。林福美的扶贫车间即属于这种类型。

点对点服务提供公益岗位,定向劳务输出

搬家当天,阿尔那洛注意到,小区有一顶蓝色帐篷,那是为搬迁居民搭建的“就业服务咨询点”,有人社局工作人员在这里服务。

昭觉县委副书记陈松柏介绍,将引导安置点老乡进入附近园区务工就业。此外,一家浙江服装加工企业即将落户昭觉,在集中安置点建厂。

今年以来,昭觉县还新开发公益岗位3600余个,其中近500个岗位将配置进县城集中安置点。

省以工代赈办统计数据显示,“十三五”期间,我省已累计在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开发公益岗位23857个。

我省也为搬迁群众构建了劳务输出渠道。

对口帮扶凉山州的广东省佛山市,点对点定向推送超百家企业、近万个岗位信息到凉山州;还有“佛山人才网”招聘频道远程视频招聘系统开展网络定向招聘工作。目前,凉山州已点对点输送建档立卡贫困劳动力4903名,提前完成全年转移贫困劳动力任务。整个“十三五”期间,全省有25.5万搬迁群众通过转移就业实现脱贫。

不少安置点还开展“菜单化”培训。泸州市合江县依托四川三河职业学院开设“扶贫专班”,开展订单式培训;昭觉县城安置点今年计划组织500人以上,参加家政服务、焊工等技能培训。此外,我省着力通过“田间课堂”“培训大篷车”“送培训下乡”等培训形式,对有就业意愿的贫困劳动力提供免费、“短平快”的上岗培训。

搬 得 出

看了招标文件他终于乐意搬了

四川在线记者 侯冲

“搬下来感觉怎么样?”端午假期,乐山市马边县民主乡党委书记王进敲开了尤琪广义的家门。民主乡小谷溪村建档立卡贫困户尤琪广义不好意思地直挠头,“现在肯定方便,有个感冒发烧在隔壁卫生室就看了,村里看不了还能去县城医院,30分钟就到,当初给你们添麻烦了。”

尤琪广义确实没少给王进添麻烦。2018年,村里启动易地扶贫搬迁。不承想,帮扶干部在尤琪广义所在的白果坪组碰了“钉子”。“我们来来回回去了十几次吧,尤琪广义和另外5户村民就是不搬。”王进回忆,有时候村民连门都不让进,电话也不接。

尤琪广义是村里最早确定的一批搬迁对象,居住的房子是几十年的土房,屋顶漏雨、四处进风,孩子上学还要走一个多小时山路。最应该期待搬迁的他,为啥不愿意搬?在反复沟通交流中,尤琪广义吐露了心声,“人搬下去了,山上的地咋个办?”他在白果坪组有50多亩土地,种植茶叶等,搬到山下聚居点,距离远了,不方便。

了解到他这个想法,王进再次登门,带来了易地扶贫搬迁项目招标文件。“大家看一下招标文件,上面清楚写着,除新建楼房、医院、学校,还要新修一条从安置点到你们组的水泥路,2公里长。”王进说,“搬迁不耽误种地,以后你们骑摩托车10来分钟就到地里,种出来的庄稼也能通过水泥路直接拉到县城。”

听了王进的解释,又仔细看了招标文件,尤琪广义的担忧烟消云散,当天痛痛快快地在搬迁表上签了字。

搬 得 出

看了招标文件他终于乐意搬了

四川在线记者 侯冲

“搬下来感觉怎么样?”端午假期,乐山市马边县民主乡党委书记王进敲开了尤琪广义的家门。民主乡小谷溪村建档立卡贫困户尤琪广义不好意思地直挠头,“现在肯定方便,有个感冒发烧在隔壁卫生室就看了,村里看不了还能去县城医院,30分钟就到,当初给你们添麻烦了。”

尤琪广义确实没少给王进添麻烦。2018年,村里启动易地扶贫搬迁。不承想,帮扶干部在尤琪广义所在的白果坪组碰了“钉子”。“我们来来回回去了十几次吧,尤琪广义和另外5户村民就是不搬。”王进回忆,有时候村民连门都不让进,电话也不接。

尤琪广义是村里最早确定的一批搬迁对象,居住的房子是几十年的土房,屋顶漏雨、四处进风,孩子上学还要走一个多小时山路。最应该期待搬迁的他,为啥不愿意搬?在反复沟通交流中,尤琪广义吐露了心声,“人搬下去了,山上的地咋个办?”他在白果坪组有50多亩土地,种植茶叶等,搬到山下聚居点,距离远了,不方便。

了解到他这个想法,王进再次登门,带来了易地扶贫搬迁项目招标文件。“大家看一下招标文件,上面清楚写着,除新建楼房、医院、学校,还要新修一条从安置点到你们组的水泥路,2公里长。”王进说,“搬迁不耽误种地,以后你们骑摩托车10来分钟就到地里,种出来的庄稼也能通过水泥路直接拉到县城。”

听了王进的解释,又仔细看了招标文件,尤琪广义的担忧烟消云散,当天痛痛快快地在搬迁表上签了字。

 

0817-2319868   2311618
13309070119   15181748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