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何朝礼
主办:南充市嘉陵江经济文化协会
协办:南充市电影微电影协会
2020年7月3日    星期五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817-2319868
邮箱59405888@qq.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西部文苑
骊山晚照,云霞满天
人气:1228    发布时间:2020/6/14
 

骊山晚照,云霞满天

史红霞

 

女人嫁人像搭车

 

只要不是独身主义者,女人大抵是要嫁人的。女人出嫁就像搭车,眼巴巴站在马路边等待自己的梦中情人或白马王子一类的人物从前面的拐弯处姗姗出现——但经常是望穿秋水,盼来的却大都是一辆辆不怎么出色和优秀的中巴。

 

中巴也就是我们生活里最普通与最常见到的男人,他们一般并不很令人满意,兜中的钞票只有可怜的一点工资,住房也非常陈旧窄小——就像中巴车那不太舒服的座位及其慢吞吞的速度。但女人要嫁人,这类男人或车辆却较为现实和可靠;且除了经济实用的优点外,中巴还有一大好处,这就是无论你多会儿想上车,只要到了法定的结婚年龄,一台手臂,它马上会招手即停。因此对于女大当嫁、年岁不允许挑三拣四的女人而言,搭这类大众化的车无疑就是十分恰当与合适的了。

 

搭车与嫁人一样,都非常讲究缘分。有时你下决心等候一辆气派豪华的“宝马”,但驶过你身边的一辆辆“的士”里却早已坐满了捷足先登的乘客;有时你好不容易盼来辆让你中意的空车,方向却又恰恰相反,与你的择偶条件背道而驰;有时开到你面前的倒是辆空车,且各方面条件也完全符合你的要求,但问清所去的地方后,那车却又找出各种理由拒载,让你大失所望;也有时你并不期望碰上辆好车,只想随便找个男人嫁出去,但刚走到站台,迎面就开来辆“空调开放”的“奔驰”,让你喜出望外地沿小车脚踏板一步登天,由灰姑娘摇身一变,成为众人羡慕的白雪公主。

 

婚姻和爱情这辆车的车门上,大都用醒目的红字标明“准载一人”。如车上已有乘客,你还执意要以“第三者”的身份搭车,显然就触犯了交通法规,遇到交通警察或执勤人员,轻者要被罚款,重者则要被吊销驾驶执照。

 

也有的乘客并不一定非要从起点站上车,她们选择的倒是半道上的招呼站。在招呼站上的车,自然曾经装过别的乘客,由于一些不便言及的原因,前乘客已在上一站“拜拜”而去——这,便是那种离过婚的男人。这种男人经受过感情上的磨难,懂得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幸福,因此态度往往更加和蔼,服务更为上乘。所以上这种类型的车,也不失为一种聪明的选择。

 

然而合法地搭上汽车,仅仅是家庭生活的开始,要顺利和安全地抵达目的地,尚需要终生的努力与风风雨雨的奔波。现实生活中就有不少女人刚刚搭上一辆车,才驶出几百米就撞上了红灯;或在路况好时行驶得还不错,可一遇到泥泞及坎坷,爱情就会抛锚,让你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途中进退两难。当然也有所搭的车一路绿灯,一辈子都畅通无阻,顺利得令你吃惊;甚至还有那种看似一辆老牛破车,每天磕磕绊绊、吵吵闹闹,竟也能够出人意料地跑到人生的终点。

 

嫁人如同搭车,需要一种良好的职业道德,但也有的人为了达到自己搭车的目的而不择手段。譬如现在一些待嫁的女人为搭便车,不惜拿青春和红颜当车票,一车子就坐到大西洋彼岸的美利坚或隔海相望的东京去了,也不管那车究竟是七老八十的老爷车还是上没上牌照的黑车或走私车,这显然不够明智。须知搭错一辆车就像嫁错一个人一样,是一辈子的大事,上贼车容易下贼车难,到时后悔就晚了。曾有人说过“人生最关键的,往往只有几步”,搭车和嫁人也是如此,特别是当准备嫁人的女人站在站牌下,面对满街来来往往的车辆打算举起自己的手臂招车的时候。

 

牵挂

 

牵挂,是爱的紫丁香。没有爱,就没有牵挂的奇世异葩。在茫茫的人海中,无论远在天涯,还是近在咫尺,那牵挂宛若一根金线把人们紧紧联系。领导牵挂百姓,丈夫牵挂妻子……但最让我难忘,最让我感动还是母亲对我的那份牵挂。

 

母亲是一位普通又特别的妇女,或许是因为曾经失落自己年轻的梦,她把一声希望都寄托在女儿身上——女儿的一点点成绩都让母亲欣慰。回想往事,我所取得的每一点成绩,所走过的人生之路,每一步都有母亲的心血,都让母亲牵挂。

 

记得有一个冬天,天突然下起了大雪,公交停运,母亲担心学校的我被冻着,步行十多里路给我送来了衣服。到学校时,母亲的脸被风刮得发紫,头发被风吹的乱七八糟。见到我,她第一句话便说:“霞子,快穿上,别冻着。”她却没想到自己还在受冻。我穿上衣服,母亲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母亲辛劳几十年,辛劳本应随我学生生活的结束而结束。然而,我却给了母亲一份更沉的牵挂。大学毕业之前,母亲问:霞子,毕业后回厂来吗?一个女孩子离家太远总让人不放心。当母亲听说我想去宝鸡时,他沉默了一阵,说孩子长大了,都有自己的想法,随你去吧,只是一个人在他乡,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冷暖要加减衣服……我很感谢母亲对我的理解,但内心又深深的内疚,又得让母亲操劳,又得让母亲牵挂。

 

临行前的那个晚上,母亲格外沉默。她默默地、仔细地为我收拾行李:牙刷、毛巾、针线盒……唯恐忘掉一样,他把那些该缝的全给我缝好了。真的是: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睡前,母亲终于忍不住问:“霞子,你这一走什么时候能回来?”“大概春节吧?”不懂事的我说。母亲像很失望地说:“九月份也不能回来?”哦,我明白了,九月是母亲的生日,她多么希望儿女们都在她身边,而我却要远离她。我眼泪禁不住掉下来,母亲忙说:不回来也好,路上不安全,一个女孩子赶车很危险……我听见妈妈的声音有些哽咽,哦,妈妈,原谅不孝的女儿吧!

 

第二天一大早,母亲送我到车站,他一路叮咛道:到了他乡,一定要爱惜自己,有什么事别忘了打电话回家。我当时也顾不上说什么,只是沉重的点点头。上了车,当我回头示意母亲回去的刹那,我发现她那热切期待的双眸含着泪花,依依不舍看着她那鬓边散乱的银丝在晨风中颤粟,两只站得不稳实的脚欲进又退……我视线模糊了,向远处的妈妈使劲地挥手,一句话也说不出口。看着风中的母亲,我突然开始后悔我的选择,我不该离开年迈的母亲。

 

母亲生日那天,她接到了我的电话,她一提起电话,就不停地问:你在那边好吗?工作如何?生活习惯吗?母亲的声音在颤抖,还不停地说:“妈妈很好,你别挂念,要安心工作……”此时的我只有噙着泪不住地点头说:“嗯,哦!妈妈,女儿对不起你!”

 

母亲节终于到了,我回到思念已久的故乡。在街上,我看到了日夜思念的母亲,她正在叫卖,母亲那瘦弱的背影在风雨中立着,两鬓的银发已被雨打湿,贴在额前……我鼻子一酸,一种内疚感油然而生。

 

母亲二十多年的辛劳,女儿终于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用母亲的话来说,这回是真该长大成人了。可我知道,母亲的心仍然不曾安稳,怕女儿白手起家吃苦,怕靠惯父母的女儿弄不懂柴米油盐,怕女儿微薄的收入不够开支……细心周到的妈妈把棉被、床单、被套、枕头都一一为我准备好了,她还拿出几万元钱给我说:“拿着买点必要的家具吧!钱不够再打电话回来。”我接过母亲的钱,感觉特别沉,我知道这些钱意味着什么,它是母亲一年的心血,是母亲一毛一毛节约出来的。望着头发苍白的母亲,我回想往事,想起了母亲的谆谆教导,想起了母亲风中的白发,想起了母亲瘦弱的背影,想起了母亲一句句朴实的话语,我的眼泪夺眶而出。我终于明白了,无论何时何地,我永远是母亲的牵挂,一生的牵挂。

 

千古华清第一汤

 

华清池位于西安市东北方向,距西安50公里坐落在骊山的北麓。那日,我们乘汽车去华清池风景区游览,和我邻座是位历史教师,他对华清池的沧桑巨变颇为熟悉。一路上,她热情地给我们介绍华清池历史悠久,早在二千七百多年以前,帝王们就在这里修筑楼台亭阁,秦始皇汉武帝都曾在此建造过离宫别馆,称华清池为“千古华清第一汤”。到了唐代,历朝皇帝更是喜爱华清池,一次次予以扩建,把这里作为逍遥津。尤其是“此间乐不思蜀”的唐玄宗,对华清池拓展的规模最为宏大,并把温泉水赐名“华清宫”,华清池便由此而来。

 

九龙汤是个人工湖,华清池的一景。我们伫立湖边,仰视远处,古松新柏宛如撑天华盖,葱茏深秀;移目近前,夹岸垂柳婆娑,俨然飘曳着长裙款摆的少女翩翩起舞;俯瞰湖水,清明如镜,涟漪随着徐风荡漾,象银链闪光。在沿着湖岸石砌的大提上,排列着九条石龙,个个栩栩如生,形神逼真,口吐清泉,飞泻湖面,许多游人在此拍照留念。

 

在风景区中,要说最吸引我的还是贵妃池。当步入贵妃池旁,在我的脑海里即刻浮现出杨玉环一幕幕鲜活的历史故事。当年,杨贵妃常在此沐浴,她天生丽质,能歌善舞,唐玄宗对她无比宠爱,封为贵妃。每年夏秋,他们都来这里宴饮游乐,过着“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的荒淫无耻生活,直至次年三、四月间才回长安,到安禄山造反时,还在空侈极欲。其时,华清池几乎被安禄山一把火烧得一干二净,后又被帝王们重新修复。在八国联军打进中国时,清朝末年的昏庸君王慈禧,逃到西安后也来到这里,并花巨资整修,使华清池全貌如初。

 

贵妃池建在一个古色古香的亭子中,亭子关闭着门窗,我们只好隔着玻璃窗往里窥视,浴池是用白玉石镶砌的,池子中央有彩色图案,甚是华丽,形似芙蓉,后人就叫它芙蓉池。紧挨着贵妃池往东,是一溜对外营业的浴室,一室只能容一人沐浴,池中泉水43度,水中含有多种化学成分,对筋骨麻木酸痛有很好疗效,极适宜沐浴疗养。为了冲洗浑身的汗水,又觉得来此一趟机会难得,我与同行的丽萍、燕妮二姐妹洗了一次非常惬意的温泉澡。

 

华清池风景区中的“无间厅”,掩映在一片茂林修竹之中,它因是历史的见证人而令游人关注。“西安事变”时,蒋介石就住在这里,并从这里夜间狼狈逃跑的。迄今,“无间厅”几个门的玻璃上,还依然保留着当年被东北军射击的弹痕。蒋介石逃到华清池东边的半山腰,在一个陡峭的大石缝里被活捉,后来便在这个石缝旁边建了一个纪念亭,叫捉蒋亭,后改为兵谏亭。

 

在兵谏亭旁的大石壁上,有一条被游人攀登而磨得锃亮的粗铁链,抓着铁链可攀援而上,石壁的上面是一片平地,是唐代长生殿的所在地,当年唐玄宗偕杨玉环来到长生殿,在这里定情盟誓:“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白居易写的千古绝唱《长恨歌》就是根据这段史实写成的。

 

自早晨九时来到华清池,移步换景,使人流连忘返,目不暇接。不觉已至夕阳西下,我们累得两腿酸软,饿的饥肠辘辘,可景点还没有看完。此时,云霞满天,落日余辉给远山近峦,田野河流都涂上了一层金色,“骊山晚照”更使我们感到绮丽异常。

 

走进莫高窟

 

从鸣沙山向东行约2公里,穿过浓荫蔽日的杨树林,走过松柏夹道的小路,透过疏密相间的绿叶青枝,闻名于世的艺术宝库——莫高窟就展现在人们眼前。

 

莫高窟坐落于大泉河谷西岸的崖壁上,南北长约1600米,那鳞次栉比、重重叠叠的洞窟犹如蜂巢镶嵌在断崖上。虽经千百年自然和人为的破坏,至今仍保存洞窟492个,珍藏壁画45000多平方米,彩塑2400余尊,是当今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大、保存最完好的佛教艺术宝库,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也将其列入世界遗产保护项目。

 

走进莫高窟,我不得不为这个集建筑、雕塑、壁画三位于一体的立体艺术宝库而惊叹!在现存的492个洞窟中,有形式多样的禅窟、殿堂窟、塔庙窟、影窟等等,它们是设置宗教雕塑和壁画的神殿,是僧侣从事宗教活动的场所。其中不少是我国绝无仅有的古建筑杰作。在石窟中占据着主要位置的彩塑是敦煌艺术的主体。彩塑多为一佛二菩萨的三身组合。这些彩塑与顶部的壁画、地面上的莲花砖,构成了一个充满宗教氛围的佛国天堂。

 

在莫高窟,最引人注目的就是数量最大、内容丰富、色彩最鲜的壁画艺术!现存的45000多平方米壁画,是一座巨大的美术陈列馆。置身于窟中,那神态逼真、含笑自如的菩萨;那婀娜多姿、翩翩起舞的仙女;那姿态妩媚、凌空翱翔的飞天;那五彩缤纷的鲜花纷纷扬扬;那不奏自鸣的乐器演奏者仙曲……仿佛把人们带入神仙天国。仔细看壁画的内容,可分为佛像画、故事画、经变画、山水画、动物画、佛教史迹画、神话题材画、装饰图案画等,从艺术上讲,它显示了各族艺术家非凡的创造才能和高度的艺术成就。从历史上看,他反映了我国历代各民族、各阶层的劳动生活、科学技术、音乐舞蹈、民族风情等。其内容之广泛,形式之多样,技艺之精湛,历史之悠久,实乃举世罕见。

 

莫高窟,俗称千佛洞。为什么称莫高窟呢?据藏经洞出土的遗书中记载,莫高窟一名早在隋代已出现。其名称的由来,敦煌学学者做过专门的研究,目前有三种说法:一是莫高窟修在四周是沙漠的崖壁上,古汉语中沙漠的漠与莫可以通用。所以在沙漠高处开凿的石窟便叫漠高窟,后来演变成莫高窟。二是在古代敦煌,鸣沙山又称漠高山,山下有漠高乡。千佛洞在漠高山下,又属漠高乡所管辖。因此,便由漠高山、漠高乡演变而来。三是最早开窟的是乐尊和尚。后来其弟子也相继开凿了石窟,但道行都“莫高于此僧”,难超过他,为纪念乐尊开创首窟之功,就叫莫高窟。

 

莫高窟,这颗古丝绸路上的璀璨的艺术明珠,这座当代人类的艺术宝库,在大泉河边的崖壁上,在茫茫戈壁沙漠的怀抱中,继续闪烁着绚丽夺目的光彩。

 

走进法门寺

 

在凝聚中华民族数千年历史文化的陕西宝鸡周原黄天厚土上,矗立着一座蜚声中外的古刹法门寺。五月初夏,我再次走进法门寺。

 

仰望巍巍寺塔,荡荡寺院,煌煌藏宝阁,车水马龙,人流如织,盛况空前。法门寺之所以享誉中外,家喻户晓,不仅是寺塔本身的历史悠久,也因为发现了数千件国宝和佛指舍利的横空出世。法门寺因为有塔,又因塔的坍塌,而裸露了无数奇珍异宝而名声大噪。

 

遥想法门寺的残垣危塔岁月,众媒体求救声一片,我才方识此塔之渊源。为摇摇欲坠的斜塔,人们一直呼喊了多少年?记不清了。有一件事却至今记忆犹新,那是被报刊一幅塌了半个塔身的照片感召,使我怕塔倒,再也看不到其身影了,所以不顾路途奔波之苦而来到寺塔。面对改作小学校的破旧寺院,面对在学子喧闹声中,坚持诵经的几位愁锁心头的僧人,使我痛楚之情难以言表。修行和尚的生活很清苦,面带菜色,高挑的眉骨下,凹陷的眼神流露更多的是一种深深的无奈。与一老僧人话别,他深情地说:“难得施主关心,佛讲因果,有就是无,无便是有。如今此塔倒得好,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法门寺的塔倒是这世界上最壮观,最摄人魂魄的一次坍塌,不仅引来了关爱和修葺之资,而且重修使寂寞沉睡尘封了千年的塔基地宫的珍宝重见天日。塔基地宫所藏,数量之多,质量之高,秘藏之丰,藴涵之广,令人惊叹。在一件件罗列的国宝面前,一切的溢美之词都失去了光泽。

 

法门寺塔之倒塌,适逢国运昌盛,不仅袒裸之佛指舍利能得到恰当的呵护,礼佛自在,信徒无虑,高山仰止。而且供奉的大唐旷世稀珍得以展示,物华天宝,照顾有加,光宗耀祖,亿众同辉。凡此种种,为锦绣中华浓墨重彩、力透纸背地涂抹了如椽的一笔。

 

法门寺名声远播了,于是拨款捐款多了,广种福田的多了,皈依佛门的弟子多了,中外观瞻的游客多了。……法门寺渐入佳境,好风光无限。

 

塔倒的好。不然哪会有佛指舍利和唐皇供奉的重大发现呢?哪会有像我一样游了多少次,至今仍心往神驰的人呢?哪会有不远千万里跋涉而来一睹佛宝的人来呢?

 

人无长生不老之躯,物无永恒不变之理。世事无常,风云多变,饱蘸千年沧桑的法门寺是因祸得福的。法门寺塔自建立之日起,便是走向毁灭之始,几历几朝几代几轮回,几落几起几修葺?法门寺胸襟似海,浩瀚无疆,历史的得失功过,荣衰成败,凡是缘皆包容。“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南无阿弥陀佛,菩萨心肠,有容乃大,令人参悟醒悟觉悟。

 

静心凝望,佛塔那巍峨重现的身影儿,荣辱不惊地屹立在蓝天白云之间。

 

幸福是一种感觉

 

世界上好些事 ,确实很难用一两句话就能说得清楚。何谓幸福?恐怕就各有各的理解,各有各的感受。

 

说起来人各有志,对幸福的理解自然也就相去甚远:孔子的得意门生颜回,身居陋巷,穷得叮当响 ,“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苦虽苦也,感觉却很良好。子贡呢,做买卖赚了大钱,结交诸侯,显赫一时,按说当算得春风得意,可他自己却认定“赐也何敢望回”!底气不足,惭愧不如那位穷同学。

 

荣华富贵锦衣还乡,风光倒是风光,可其中的苦楚,又绝非局外人能体会出的。《红楼梦》中的贾元妃,富贵荣华到了顶,薛宝钗“待选才人赞善”,正是以穿黄衣为第一志愿,然而看“省亲”一场“当日既送我到那不得见人的去处……”又是何等的悲哀。

 

其实,人生在世,幸福与否,全凭个人的感受,既不会有统一的标准,更难有统一的认识。天底下少有最不幸的人,因而也就无所谓最幸福的人。你这里对他的生活羡慕不已,没准他诉起苦来,却一大堆一大堆的。贾政训斥锦衣玉食的贾宝玉说:“你那些还不足,还不自在?”又有谁能一下子说得清楚。

 

“天下熙熙攘攘,皆为名来利往”。其实也不尽然。瞧瞧芸芸众生:有的以升官为荣;有的以赚钱为福;也有的以写文章为乐;还有的以搞成一项科研成果为满足……也许,正是由于有了对幸福的不同理解,这世界才显得缤纷,才显得有生气,才让人眼花缭乱。如果大家都一门心思奔着名奔着利奔着享受而去,似乎这世界除了吃喝玩乐除了发财致富便无幸福可言,而那些没富或后富的人便失衡便落魄便感自己是如此如此的不幸以致成了全世界最不幸的人,弄得一肚子气一脑门子火,整天自己跟自己过不去,那幸福不仅单调,不仅是一种负担,没准还是一种自我摧残哩!

 

说幸福是一种感觉,这感觉首先当是自己的,只要不妨碍别人,就完全儿犯不上也用不着非得到别人的首肯不可。如今有一句很时髦的话,叫“活得累”,为何?抛开紧张的工作生活节奏,繁重的家庭负担,亲朋好友的八方应酬不说,如果连幸福与否得让别人首先认可,又岂有不累之理?

 

一个人要想活得幸福,当首先找到自己的满足点:你觉得自己是挣钱的料,那就别犹豫,赶紧下海去弄潮;你觉得自己才不让陈景润,那就到科学领域中去驰骋;你觉得自己文思如泉、王朔远不是对手,就不妨在文坛上显显身手。总之,你完全没必要看别人的脸色行事,既然幸福就是让人得到一种满足,这满足,你随时随地都可以感受到。

 

幸福并非一种,但关键要靠你自己去感觉。

 

 

0817-2319868   2311618
13309070119   15181748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