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何朝礼
主办:南充市嘉陵江经济文化协会
协办:南充市电影微电影协会
2020年7月9日    星期四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817-2319868
邮箱59405888@qq.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版权交易
阅文与作者达成和解,作者权益扩大
人气:5050    发布时间:2020/6/6

历经一个月,平台与网文作者间的拉锯总算出现了一个双赢的局面。 6月3日,阅文集团发布公告表示已上线“单本可选新合同”,将此前合同中的十余项条款进行了改革。并且为匹配作家不同的发展需求,此次阅文更是大刀阔斧的取消了单一格式合同,并随之一共推出三类4种合同,其中包括基础协议、授权协议、深度协议等与之配套的内容。

 

合同的多样化也意味着之前备受争议的作家社交账号运营、免费阅读模式等问题的选择权交由网文作者自由选择。显然,阅文全新的管理层最终真正听取并消化了此前网文作者们的反馈,并对最容易引发舆论关注的焦点一一给出了解决方案,从社交媒体上众多网文作者的评论中,也能足以看到作为平台方的诚意。

 

从承认问题到直面问题再到解决问题,阅文不遗余力地推动着网文行业的良性发展。站在整个IP产业链的维度来看,阅文保障众多网文创作者的权益,事实上也是以一种更长远的眼光对待整个网文及背后的影视改编产业。

 

解读新合同:改变沉疴旧疾,让创作者拥有更多选择

 

此次的合同风波肇始于4月27日。 当天,阅文集团出现管理层变动,吴文辉、梁晓东辞任联席首席执行官,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出任阅文集团首席执行官和执行董事。许多人都将此视为腾讯对娱乐产业链上游IP的整合之举。

 

但在一天之后,网络开始流传阅文“霸王合同”内容,并指新合同的出现是因为高层变动。但阅文集团其后辟谣,称此份合同在去年9月已经开始启用,并表示这是有人恶意策划。 在社交网络对于过往合同的讨论中,主要围绕着以下几个争议点:

 

第一是著作权归属的问题。在双方并非雇佣关系以及存在版权交易的情况下,作者的著作权往往存在争议。

 

第二是有关免费阅读的争议。合同中定明甲方将乙方作品免费发布,视作推广手段,而非侵权,乙方必须认可。

 

 第三是阅文对于作家的话语权边界。合同中部分条文被认为是对网文作者的“霸道”,例如,如果作者的内容不符合大纲或未完本等,平台可随时终止协议,并请第三方续完。换言之,作者对自己的作品没有保障权。此外,甲方有权运营乙方所有社交帐号等。 事实上这些都反映了平台和作者权责关系的不明确、不规范,以及经过二十年发展产业进入自梳理阶段的集中表达。5月6日下午,阅文集团举行首场作家恳谈会,新任CEO程武、总裁侯晓楠、总编辑杨晨等在现场表态,会在1个月内推出新版合同。6月3日他们也确实如承诺所言,给出了全新的解决方案——“单本可选新合同”。 在基础协议下,作家可对每部作品自主选择是否授权及授权方式。阅文称在这类协议中,即便作家完全不授权,也可享受平台提供的创作支持和发表作品等各类服务,但平台和作家均无分成。这些服务包括开放、独立的作品发表空间、用户阅读与互动环境、写作社区、作家客服等。 第二类授权协议,阅文对作品的授权期作了甲版(按著作权完整期限)和乙版(按完本后20年)两级可选,分别匹配不同的权益。深度协议则将对作家的更多发展诉求进行多样的权益安排。针对不同作家需求在分成、授权范围上有不同细则规定,可灵活运营作品。

 

上述的三类合同从概念上来看几乎覆盖了当下网文作者与平台可能存在的合作模式,让网文作者拥有了更多选择的权利和进退的空间。 此次合同改版中,阅文再次强调是否加入免费模式,由作者自主选择和确认。旧版合同中,阅文称不排除以类似“点击观看广告/浏览指定页面/完成互动任务”等方式代替付费购买作品章节。新版合同则规定,针对上述免费阅读运营活动,平台应在征得作家包括书面及电子形式同意的基础上再行开展。在最大程度上实现了创作者对自己内容变现渠道的掌控。 如果仔细去比对本次新的合同模式及条款便可以发现,此次阅文新合同删除了多条此前争议较大的条款。 比如删除平台自行安排完本或续写作品及作品大纲违约的相关条款,作家个人社交账号也不再依旧规交由平台管理和代运营。与此同时,曾引起作家反感的“聘请”字眼也从新合同删除。阅文称从法律角度来看,平台与作家为合作关系,不存在劳务或雇佣关系。 更加值得关注的是,阅文在新合同里以条款的形式明确,作家拥有IP改编版权收益,无论平台自用还是授权他用。如果阅文以其他形式将作家作品进行IP运营,届时将与作家另行协商收益分配规则,具体将根据作家的参与程度、开发周期等情况而定。如果净收益为零或亏损,由平台兜底。

 

作为IP产业链的源头,从长远来看,网文内容的改编与授权将会是网文作者重要的收入来源。在过去野蛮生长的阶段,由于授权范围和权益所引发的争议屡见不鲜,因此平台和创作者之间也正需要更加明确和切实的权利界定。 在阅文公布新合同的构成方案之后,在微博上以及相关网文作者汇集的论坛上,不少作者直接实名对此次的新合同作出了肯定。 在5月初参与阅文恳谈会的网络作家“会说话的肘子”表示,他认同阅文在关于合同方面做出的改变,“感谢阅文愿意听取大家的意见。”会说话的肘子为阅文旗下白金作家,他在微博上坦言“4年前入行时,面对霸王条款只能认了,如今的改变,让他相信未来的新人会有更广阔的天地”。另一名知名网络作家“愤怒的香蕉”认为,这是一个阶段性成果,并迅速发布了一篇文章复盘了这一个多月来的心路历程。

 

完善产业链的同时,更需要保护良性的创作生态

 

毫无疑问,在新掌门人程武麾下,阅文将会作为腾讯新文创生态中的重要一环。 阅文承担着从源头向影视产业链输出创意的重要角色,但归根结底,这些创意依然需要由不断涌现的各色创作者来完成。 正因为如此,随着国内IP影视产业链的不断规范化,作为源头同样亟待解决过去拓荒时代所留下的遗留问题。所谓的“新旧合同”之争,事实上也是基于全新市场环境下的权利重新分配,作为平台方也应该更具有前瞻性。 网文作家常常陷入流量与版权角力的困境。作者们在挑选平台时往往会考虑其触及读者的数量,以及平台稿费的稳定性,因此资金储备多、流量大和渠道广的平台本身就占有优势。在拥有优势的情况下,平台方其实更应该全力保障旗下创作者的权益,因为从本质上来说双方最终目标是一致的——让作品以更多元的形式触达内容消费者。 不单单是国内的网文创作者,即便是出版行业发达的国外市场,大量作者也需要面对如何与出版平台博弈的问题。 前几年被翻拍成电影的《五十度灰》便是一部知名的网络小说,其作者最终放弃了与兰登书屋的续约最终转向了网络出版平台。此外,《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多年以来也被网络小所占据,如《暮光之城》、《黑暗物质》三部曲等等。

 

欧美网络文学相较于中国,更多出自同人文,在获得一定读者基础后原创连载,再进行原创出版。但早期这些作者依然还是依赖与传统出版社的合作,直到网络出版的兴起才让这些网络小说创作者走出了一条新的路。 为保障作者与出版商及后续改编方的权益,美国的网络出版公司iUniverse就设立专门部门为各方提供不同的服务,让作者对作品的成本和收益做出初步的预估:对于作者提供的网文创作,作者可选择缴纳99美元,以享受20%的版税;如果缴纳299美元费用,那稿件在决定出版前,则会由专门的杂志编辑、自由撰稿人、专栏作家帮助作者进行完整包装营销和提出指导意见。此外,对于这些过程产生的服务,公司都有订立一定的条例以确保操作的透明度。 iUniverse还有专门的出版商服务区,这一服务事实上是管理整个出版流程,从最初的出版资源到最终的发行和版税追踪,实际上为传统出版社提供了一个在网上操作出版发行的平台。

 

iUniverse会对出版社提交的出版策划报告进行评估,一旦决定了哪个选题可以采用,平台将与选题的提供者进行交流,双方达成共识后,这个选题将进入高级生产和定制系统,并等待出版,以及后续相关的版权改编与销售等等。毫无疑问,作为创作者往往都倾向于能够获得更多选择的权利以及完善的产业链条。 在好莱坞,不论是网文还是实体出版物的影视化改编版权往往是掌握在作者本人而不是出版商的手里,这意味着改编方仍然需要和作者或他的代理人直接协商。最终会形成如今这样的局面,自然还是基于好莱坞百年来形成的成熟产业链条与完善的相关法律规范。 但很大程度上,这种成熟与完善既需要时间也需要其中的参与者有足够的耐心与信心去进行尝试。 而阅文和背后的腾讯新文创愿意与创作者沟通,并让创作者拥有更多的选择权,同时也有耐心去完善整个创作链条。

 

正如阅文新任CEO程武在上个月与作者代表的恳谈会中所说:“我们收到了数千条高质量的反馈,这是新合同的民意基础。我们决定对有些实施多年的条款做出改革,但这只是我们工作的起点,阅文后续还将通过打击盗版等一系列组合拳去除产业沉疴,与广泛的作家和读者共建一个属于大家的良性生态。 作为国内最大的上市网文原创平台和IP培育平台,阅文显然有责任也有决心去推进整个行业的进步与完善自身的体系,此番推出可选式合同正是承担了责任的体现,而随着网文行业本身的不断规范化与工业化,随之构筑起来的与腾讯各个生态的协同合作势必将会在未来取得更加亮眼的表现。

 

0817-2319868   2311618
13309070119   15181748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