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南充市嘉陵江经济文化协会      协办:南充市电影微电影协会
主编:何朝礼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817-2319868       邮箱59405888@qq.com
2020年2月27日    星期四
当前位置:首页 > 编剧在线
故事的三个部分:开头、中间和结尾
人气:1189    发布时间:2020/2/14

从根本上讲,故事有三个部分:开头、中间和结尾。我们甚至把人一生的故事也分为青年、中年和老年。这种划分也反映了故事的典型结构,因为我们可以说青年是起初的20年,中年是接下来的40年,而老年是接下来的20年左右。故事中间的长度是开头和结尾长度的两倍。

 

虽然这种划分是一个合理且有用的起点,但是故事的结构远比这复杂。你将会发现如何牢牢抓住读者的心,让他们渴望进入你的故事世界,以及如何使用问答策略来让他们读到中间部分依然兴趣盎然,如何给出一个让读者满意的结局。但是从一开头我们就知道会有事情发生,我们在等着它发生。

 

01 开始的艺术

 

当你开始创作故事的时候,你不会从童话故事梗概的第一点开始。那只能帮你搞清楚自己要写什么,要写谁。可以这么写:“从前有一个性情温和的会计师,他只想平平静静地生活。”

 

第二点也不会成为你故事的开头,至少很大程度上不会。但是再重申一次,你得知道在你用重大变化打乱他的生活之前,主人公的生活原本什么样子。如果我们花上几页的笔墨来描述他之前无趣的生活(然后再让几个坏蛋决定利用他,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传递情报),估计没什么人能读下去,除非等到精彩内容出现。

 

成为故事精彩开头的往往是第三点。一个人物遇到麻烦,这往往比一个人物按部就班、开心生活要有趣得多。在这种情况下,煽动事件——即引发我们真正想讲述故事的事件。

 

你的开头至关重要。要能吸引读者。如果你需要做很多场景布局,有时候先写一个前言会好些,或者写一些具有预示性的铺垫。比如说,在我写的那个有关雪崩的电视电影中,我开始就写救援协调员驾驶着直升机,试图引发一些小规模的雪崩以避免发生大规模雪崩。但即使小规模雪崩的力量也很可怕,所以这让我们体验到稍后会发生什么。这一幕有我要写的两个主要人物出场,这样整个影片所要发生的背景就定在了空中这个大场面。当然,写小说的时候也可以这么做。

 

即使是为了让读者或观众理解煽动事件——比如你开头写的是他们能明白的日常生活——你仍然可以预示即将有麻烦出现。举个简单的例子就是一家人在开开心心地享用早餐,但是他们却看不到,有人在监视着他们家。或许再过15或20分钟(或再过几页),监视者就绑架了孩子们。

 

02 难写的中间部分

 

很多书或电影都有一个通病:中间部分节奏不紧凑。我们都有过这样的经历:我们读着读着,突然发现没兴趣读下去了,然后就看看还有多少页没读。嗯,还不少呢。而且那边还有另外一本书看起来似乎更有趣……再比如我们在电影院看电影,虽然荧幕上故事还在上映,但我们想看看几点了,电影还要多久会结束。让我们不再有兴趣的原因可能有很多,但是最常见的理由是电影或故事的节奏出了问题。有时候节奏太慢,什么事都没发生,所以我们觉得厌倦。可是有时候,虽然动作连连,但是发生的事情太过雷同,我们仍然会觉得厌倦。有时候看彼得·杰克逊的《金刚》时就有那种感觉。屏幕上大吵大闹,但是我的反应却是,“拜托,拜托,别再打恐龙了!”

 

解决办法还是应用问答策略。这背后的理念是当我们读一本书或看一部电影时,能让我们坚持看完的是心中保有一连串的问题,并且我们想要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我们很容易产生巨大的好奇心,所以即使是看到简简单单的第一句话,像“这声音是她以前从来没听到过的”,那么哪怕我们压根儿不知道“她”是谁,我们也想知道那是什么声音。有效讲述故事的关键在于准确把握提问和回答的节奏。如果看到第五页我们仍然不知道那是什么声音,或许我们就失去兴趣了。但是,如果第二句就告诉我们那是什么声音,我们的好奇心保持得太短,这个过程也不够有趣。

 

如果Q代表提问,A代表对应的回答,那么Q1就是第一个问题,A1就是Q1的答案,以此类推。奏效的模式是这样的:

假如说我们遇到的第一件事就是一个婴儿在婴儿床中啼哭。第一个问题可能就是:“这个孩子为什么哭?”(Q1)

 

要是这个孩子继续哭,我们就会好奇:“妈妈在哪里?”(Q2)

 

接着我们看到这个婴儿举起手,想让人把她从婴儿床上抱起来。现在我们知道她为什么哭了。(A1)

 

一个人走进了房间。我们想知道他是谁。(Q3)

 

他说:“比昨天更糟了。”我们想知道什么比昨天更糟了。(Q4)

 

妈妈跟在这个人后面走过来。现在我们知道她在哪里了。(A2)

 

她没有到孩子跟前。我们想知道为什么。(Q5)

 

那个人从医疗器械袋里取出了一个注射器。我们知道他可能是个大夫。(A3)

 

我们想知道那个注射器是干什么用的。(Q6)

 

现在我们从正面看到了这个孩子。她脸上出了很奇怪的疹子。现在我们知道是什么比昨天更糟了。(A4)

 

妈妈想走到孩子身边,医生拦住了,提醒她有危险。现在我们知道她为什么不直接走到孩子身边了。(A5)

 

如果模式就是问题1、答案1,问题2、答案2,问题3、答案3,那我们的好奇感不会持续很久,我们也不会被吸引住。我们希望一次在心里能有两三个问题,但是如果问题太多我们会迷糊或是不堪重负。此外,如果问题1在第一页,而我们看了一百页还没看到答案,那么答案1最好是个像样的答案!

 

电视剧《迷失》就遇到了这样的挑战。在第一季,剧本作者们提出了很多精彩的新问题,但是并没有给出很多答案,这让有些人放弃了这个剧集。作者们苦思冥想的就是一定要在连续剧的结尾想出一个真正特别的答案。与此同时有成千上万的人在许许多多的粉丝网站上猜测这个特别的答案是什么——正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这个剧集才登上了收视率的榜首。

 

把这个技巧用在第一稿的一个方法就是,想到了问题和答案就写在页边的空白处。如果你和材料太过密切,就让其他人来读,至少把他们想到的答案写在边上(稍后你就可以在出现问题/答案的地方加注释了)。

 

03 结尾的要点

 

理想的结局是意料之外,但基于前文又在情理之中。老道的侦探小说家这一点做得非常好,会让我们觉得,假如我们注意到贯穿始终的那些蛛丝马迹,我们本可以猜出凶手的身份的。即使不是侦探小说,对很多书来说,那也是个很好的模式:给读者足够的线索,让故事的结尾自圆其说,但是又不着痕迹。当然有些体裁,像浪漫喜剧,非常公式化,所以我们的确知道结局早已注定。这时你的聪明才智要用于如何让这个过程更愉快,即使是你的读者或观众知道确切的终点。

 

最糟糕的结局就是那种依赖于巧合或是动用我们从未见过的外力的结局。有一条古老的写作法则:你可以利用巧合让你的人物遇到麻烦,但是不能让他们借此脱身。如果警察只是碰巧路过救了主人公,或者在谁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最后一刻,坏人的头号走狗拿出一个徽章,表明自己一直在为联邦调查局工作(我确实读过一个剧本就是这样结尾的),我们会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如果你不好收尾,问题可能出在开头,或者至少是中间。一个好的结尾就是收获沿途播下的许多种子。如果你不好收尾,那就倒着来。如果想让你的结尾在情理之中,那在此之前会发生什么?再往前呢?再往前,一直回到开头呢?要明白我的意思,不妨去租《非常嫌疑犯》或是《灵异第六感》来看看。这两部电影的结尾都是环环相扣、步步推进,但是却出人意料。

 

当故事结束时,不要拖泥带水、浪费笔墨。童话故事梗概的第8点,新的现状,通常可以一带而过,或只是点明一下。在我写的雪崩的剧本中,重逢的恋人短暂一吻,谈起他们很快可以在一起的时候,结尾就淡出了。考虑到村里一半的人刚刚死去,包括那个女人的父亲,如果结尾再有冗长、浪漫的一幕就太荒谬了。

 

因为你的主要情节是每个人真正有兴趣的内容,所以你应该先完成次要情节,再去完成主要情节。把最大的、最好的留到最后。

 

第9点,故事的寓意或是主题,绝不要说得太明白,而且当然不是在结尾说。我把它作为最后一点只是因为有时候你在开始写作的时候可能不知道自己的主题是什么,但是等你写完前8点,就很明白了。你可以把它写在即时贴上,并贴到你能看到的地方,这样你就不会让自己的故事偏离主题太远了。

 

 

0817-2319868   2311618
13309070119   15181748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