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南充市嘉陵江经济文化协会      协办:南充市电影微电影协会
主编:何朝礼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817-2319868       邮箱59405888@qq.com
2019年11月21日    星期四
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追逐浪花,更应探究海底 ——阿来寄语青年作家:叩问良知,诚实写作
人气:1235    发布时间:2019/11/1

     “你总是去大海边追逐浪花,却不知大海的力量来自哪里,那最后只会两手空空。还是要深入到产生浪花的壮阔的大海深处,这里也许冷漠孤独,却也潜藏惊涛骇浪。”10月28日,在四川省青年作家创作会议上,著名作家、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席阿来发表了激情飞扬的开幕致辞和启迪创作的结束演讲。


  继《尘埃落定》在2000年获第五届茅盾文学奖之后,阿来又于2018年凭中篇小说《蘑菇圈》拿下第七届鲁迅文学奖,在中国文坛,这样的“双冠王”并不多见。阿来的演讲让许多青年作家表示“茅塞顿开、受益匪浅”。


01文学改变生活 建构情感世界和未来人生


      与会的全省132名青年作家交流了自己在创作中的收获和喜悦、瓶颈和困惑,有的青年作家发问,今天这个时代最后的手工业者———孤独的鞋匠都歇业了,孤独的作家还能走多远?阿来指出,文学改变着我们自己的生活,建构了丰富的情感世界、审美世界乃至未来的人生,作家的性质决定了还是要用很孤独的很沉静的状态延续下去。作家创作虽然是个体的孤独的, 但我们有很多的同类,如同国际共运史所说的,只要听到《国际歌》那熟悉的旋律,就能在不同的国家不同的种族中找到自己的同志。通过文学的召唤,把大家聚集在对审美的憧憬中来,这是共同点。


  鲁迅先生曾为青年的担当作过这样形象的描述:“青年所多的是生力,遇见深林,可以辟成平地的,遇见旷野,可以栽种树木的,遇见沙漠,可以开掘井泉的。”对此,阿来作了进一步阐述:“在文学这一行业中,青年作家理当是这辟地、植树、掘井开泉的人。事实上,从‘五四’运动开始,青年写作就是中国现代和当代文学中活力奔放的先锋。无论是革命战争年代还是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一代又一代青年作家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站在时代的前沿,在不断探索和创造中谱写了壮丽的青春之歌。”


  1986年全国青创会,巴金先生致辞说:“青年作家们, 前面有灯光,路上有泥水,但是四面八方都有关切的目光, 整个民族同你们一起前进。你们丢开顾虑,不用胆怯,大胆地想,勤奋地写,把自己心灵中最美好的东西全写出来……”阿来认为,今天回顾巴金先生这份温暖的嘱托,表明纵然创作是一件需要独自面对的事情,但这绝不是孤军奋战。


  “文学可以有各种各样的形式,武侠的、言情的、穿越的等等,但还有一个共同的东西把大家凝聚在一起,我们把它叫做主流。”阿来说,中国从《诗经》时代起,便书写下爱情要美好、对国要忠贞、做人要有理想等主流价值观,世界各国文学荟萃的人类智慧,也都回应了国家、民族生存发展的需要。抵触主流,其实反映了现在部分年轻人害怕成长、害怕面对真实、害怕承担的一面。阿来用形象的比喻强调了建构情感世界和未来人生的重要性,“原本这有个不令人满意的房子, 然后我们把它拆掉,但拆掉房子是本意吗?如果我们拆掉了旧房子, 但并没有建一个超越过去的新房子, 那我们要住在瓦砾堆里吗?”他说,当代青年不能只知道发泄不满, 还要寻找并建构适应时代的“新房子”。

02 文学创作源泉 来自“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历史、文学、人文有个恒定的东西,面对纷繁的现实语境,当代青年作家如何拨开迷雾,创作出佳作呢?“在当下时代,日新月异的科技,改变了我们现实生活的面貌、生活方式,改变了我们跟世界链接的方式。在这种情况下,文学从业者,要精准捕捉生活的真实,表达出文学更本质的东西,就遇到了空前的困难。但不管怎么样,太阳底下无新事,我们必须相信,文学有一个恒定的东西。不管你从事什么样的文学,不管你怎么写,写什么,如果你有志向努力进步的话,我想分享的就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在阿来看来,热情地向生活学习,向人民学习,向人类共享的文学经典学习,向着传统博采众长,能够帮助青年个体打开自己、超越自己。


  “制约作家创作的一个很大因素是语言的表达。”阿来说,文学不能被表面的现实所绑架,一味追求短暂的泡沫式的现实,就不能寻求语言的气韵,语言表达就苍白无力。写诗的人应该研究中国诗歌的语言、语声,今天我们对这种声音是缺失的,发出的只是喑哑的声音,我们追求新的变的东西太多,浪花是新的,但追浪花能追到什么?还不如返回浪花的本源去追寻。语言表达出现的问题就是学习不够、读书不够、知识不够。写乡村的作品要有乡村的知识,写脱贫攻坚要有脱贫攻坚的知识。有的作家也深入了生活,但收效甚微。深入生活如果没有一点发现,就等于没去一样。


  阿来曾说, 作家只有“上天入地”,作品才有分量。但对于一些作者来说,今天很多常识性的东西,他们并不打算真正去了解,去实践。不这样做,就把自己处于悬置状态,老百姓的话叫“上不沾天下不着地”。知识储备不够,认知水平低下。创作不能光靠天分,不能坐等灵感降临。过去说“生活气息不浓,现实感不强”,现在叫“不接地气”。有人说我不也是下乡了吗?我们都下乡了,但为什么别人看到的你看不到?别人感动处你不感动?只能说深入得不够,说明我们的深入生活还是形式主义。


  阿来说,他到一个地方,当地的主人会问有什么要求。他第一个要求就是看当地的县志、 政协的文史资料。为什么?因为到了一个地方,对这里的族群怎么来怎么去,当地的文化怎么形成,必须先有了解。只有这样,才跟当地干部群众说得上话,说得上推心置腹的话。


  《尘埃落地》里对腐烂人头里种罂粟的描写,《三只虫草》 里对桑吉挖虫草的描写,《蘑菇圈》 里人类对高原松茸等的过度开采的描写,《攀登者》里对攀登珠峰的描写,等等,阿来如果没有对典籍、资料的掌握,没有对相关知识的占有,没有蹲点细致的观察,这些精彩的文字是无法站在读者眼前的。

03文学产生力量 要对自己写的东西有信仰

    文学可以产生推动社会前行的力量。阿来说,青年作家要为自己从事的创作事业感到骄傲和自豪。这种向文学致敬的庄重仪式, 将深植于大家的青春记忆, 永不止息地鼓舞一代又一代的青年作家珍爱文学,叩问良知,诚实写作。
阿来表示,文学最根本的是人性,美的丑的都是人性。我们要在作品中体现出审美的光芒、认知的力量、智慧的创造,要对自己写的东西有信仰,信也是力量,信与不信会产生完全不同的效果。


  “100年前的那群‘新青年’创造了历史, 我们今天的文学和文化, 依然走在他们的延长线上。从这个意义上说,就文学而言,青年写作的今天正预示着我们文学的未来。当前,在新的历史时期,如何深刻体会新时代赋予我们的神圣使命, 如何深入探讨文学回应伟大时代的丰盛馈赠和艰巨考验, 需要青年作家们以新的担当砥砺思想,凝聚共识。”阿来对新时代的青年作家寄予着厚望。


  阿来指出, 我们从事文学的动机要善, 对社会对人都应是建设性的。要通过美的形式、美的过程表达语言之美、情感之美、理想之美。当文学的召唤的声音响起时, 你就会孜孜以求, 就会成为在文学上有成就的人,在文化上有建树的人。

信息来源:南充晚报

0817-2319868   2311618
13309070119   15181748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