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南充市嘉陵江经济文化协会
协办:南充市电影微电影协会        网名题字:李永平
主编:何朝礼   投稿邮箱:59405888@qq.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娱资讯
《攀登者》主演吴京:尽全力找到情感落点
人气:1201    发布时间:2019/10/8

|郑中砥

 编辑|林   琳


细心的观众已经发现,吴京出现在了《攀登者》《我和我的祖国》两部影片的主创列表中。从年初的《流浪地球》到暑期档的《银河补习班》,再到今年国庆档的《攀登者》《我和我的祖国》,吴京以优秀电影人的真心和真情攀登着一座座电影艺术的高峰,成为中国人砥砺前行、勇攀高峰的银幕代表。


为了演好“攀登者”,吴京寻找诸多1960年和1975年两次登顶珠峰的相关纪录片、回忆录、图文资料等,并专程去青海攀登了岗什卡雪峰,在极寒天气下感受攀登雪山的身体变化和情绪变化,尽全力找到情感落点,给予电影《攀登者》最真实鲜活的表演。


 

只要是新的类型题材我都想去尝试


《中国电影报》:进组之前,你对1960年和1975年这两段登山的历史了解到什么程度?


 吴京纪录片、书都看了。这部电影取材的主要部分是1975年那次登山。1975年那次登山是倾全国之力,大规模的就是说去证明测量一个中国高度,1960年的时候,因为伙伴之间的相互救援,因此证明我们证据的摄影机丢失了,留下了一个遗憾。1975年重新向世界证明,重新测量一个新的中国高度。



《中国电影报》:现实生活中,你有过攀登高山的体验吗?


 吴京其实我以前有过登山的经历,爬过四姑娘山的三峰,是一个技术型山峰,好像是5355米。也走过冈仁波齐,本来那个时候是想继续登7千米的乞力马扎罗,最后登珠峰。但是可惜因为腿受伤,就把登山的这个梦给放弃了。很难得这次又能够拍这样一个题材,因为登山题材的电影,好像之前没拍过,是特别稀缺的一个体育类型。


我很多登山的朋友,他们在一座山一座山地去征服、去感受、去攀爬、去历练,他们义无反顾。所以我觉得一定要去感受一下,而且咱们缺这样的类型片,有一个这么好的机会,何不好好地感受一次?


《中国电影报》:这也是一个新的题材。


 吴京当然它是一个新的题材,其实只要是新的类型题材,我都想去尝试,开拓一个新的类型就可以让中国市场多一个类型片,多一条支线出来,让观众可以有更多的选择。所以应该做这样的事情。



《中国电影报》:拍一个全新的题材,除了调动以往的攀登经验、表演经验,听说你还自己去登了一座雪山?


 吴京对,我去了青海岗什卡雪峰。其实我去的那个季节太冷了,元月那里的登山营地马上要关闭了,没有人再去。


如果没有一种切身的感受,让我直接去对着绿布,对着平原去演高原,演海拔缺氧等等这些东西可能有些困难,我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去感受一下。如果没有歇斯底里,深彻入骨的这种感受,可能我演不出来。所以我就去了,但是这一去不要紧,太惨了。刚好去的时候,我感冒了。那种滋味儿,太难受,膝盖也不好,几乎是两天两夜没睡觉,白天还要工作。晚上睡觉的时候,头疼得吸不上气来,鼻子又是堵的,脑袋像放了一块铁一样。而且非常冷。大本营,夜里是零下三十多度。也就是因为那种冷,后来我在这戏里有一段自己帮忙调整的对白,你们到时候听一听吧。


 

观众可以放心,所有动作都是我自己做的


《中国电影报》:戏中演的是1960年、1975年攀登珠峰,跟现在训练中攀登雪山有什么不一样?


 吴京真不太一样,因为我们在现实生活中登峰的时候,我们的登山手杖都是现代的,冰镐也都是现代的。可是我们在拍戏的时候,都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那些装备,非常不顺手。包括冰爪、冰镐、装备、氧气,所有东西都非常别扭。包括我们戏中的羽绒服,那个羽绒服不像我们现在穿的是防风、防雪、防雨的。它只是羽绒服而已,不防风、不防雨、不防雪。风一直往里灌。雪打在身上,尤其是拍完动作之后,身上热了,里面是湿的,外面结着冰。所以我们的这些演员们,都挺辛苦的,当然,当年用这些设备登顶珠峰的英雄们更是忍受了常人难以忍受的艰辛。



《中国电影报》:在外景的拍摄过程中,你没想到的困难有哪些?


 吴京腿伤,因为我刚好是正在修养,还没有恢复。腿还没有完全恢复,但是既然参与了这部戏,我想我应该珍惜每一次在镜头上出演的机会,因为可能是在你这部戏里的最后一次展示。所以自然而然就忘了腿伤就去做各种动作。雪崩来了,你不可能给一反应就出画,然后让替身来。所以一雪崩,你就得往下跑坡,一跑我的腿把本来没有好的伤又加重了。所以这个是挺难的,也是心里还是觉得动作做得有点遗憾的。但是动作我都是自己做的,观众可以放心,就因为自己做的,所以才这样。


 

我和章子怡就是杰克与罗丝


《中国电影报》:章子怡饰演的这个角色,在电影里面,你觉得是什么样的关系?


 吴京《泰坦尼克号》的杰克与罗丝,You jump I jump。



《中国电影报》:这次与戏中其他演员的合作怎么样,有没有碰出什么样的火花?


 吴京有一次我和张译喝酒聊到夜里三点多。聊得挺投缘的,他真的是戏痴,他可以为了戏做很多的自我牺牲,而且做很多功课,不断去调整,特别的好。


我们整个戏中所有演员之间的对手戏都是非常到位,就算见不到对方的脸,该给情绪、给眼泪的时候,大家照给。这种相互的真实的刺激,我觉得很棒。



《中国电影报》:听说快杀青的时候你还念叨说“希望不要杀青”?


 吴京对,当时希望能等我腿再好一点,我可以有更多更好的东西呈现给观众。我们作为演员,只是希望能够通过我们不懈的努力,用我们的真诚去打动各位观众,希望观众能够在银幕上感觉到我们的真诚,能够接受到我们的真诚。



0817-2319868   2311618
13309070119   15181748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