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南充市嘉陵江经济文化协会
协办:南充市电影微电影协会        网名题字:李永平
主编:何朝礼   投稿邮箱:59405888@qq.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西部文苑
秋思三题
人气:1318    发布时间:2019/9/30

散淡的秋光


那么多的松柏挂满了果实,小小的果实像精致的铜铃,风吹过的时候果实似要发出声响,可松柏自身轻微摇晃一下后便是长久的寂静,全然不像白杨,在风来的时候热烈诉说。松柏是树中的修道士,一年四季面目肃穆,从不和身边的景物搭讪,一直保持着碧绿深沉的脸色。


对视一棵幽谧的松柏,就会感觉到深不可测的意味,它们密密的枝叶间究竟藏着怎样的秘密蕴着怎样的时光?出入其间的鸟雀也感到了些许的不可测,突然飞起或跌入其间,瞬间隐藏踪迹,细细寻找也觅不到鸟羽的迹象。偏偏在你不注意的时刻,它们又从密密的松柏枝叶间腾空而起,继而跌入另一棵同样的松柏里,像一颗石子投入水中泛起小小涟漪,很快又平静下去。


已是暮秋之际,松柏的松果泛起成熟色泽,微微金黄,似装满浓浓的香气。在薄薄的阳光里,这些松果竟然猛地炸裂开,小如雀眼的松籽暴露出来,一股松柏的清香开始四处飘荡。细细聆听,阳光下松果爆裂的声响此起彼伏,内心深处竟觉得有些壮烈。然而有谁知道这些果实多么落寞,成熟了却无人问津,最后孤独地落向地面。


后来经过这些松柏的时候,突然发现地面上小小的白点多了起来,抬头才发现那么多的鸟雀也知道了松果成熟的秘密,它们上蹿下跳地啄食松果,静穆的松柏像过节一样热闹起来。鸟雀们叽叽喳喳地兴奋起来,踩得树枝乱颤,满树的松籽雨一般地往下落。没有几天,树枝上就只剩下空空的果壳了,颇似一个个空铃铛,再也不能敲出声响。松籽被鸟雀们啄食不能不说是一种幸运,那些落在地面上的果实,面对坚硬冰冷的水泥地面只有无尽的感叹与无奈。大自然中的诸多事物都会在这个季节悬挂起自己的果实吧,可又有多少果实如松果一般不入人眼地自生自落呢?


那天经过人工种植的草坪,几株高高扬起的穗子在阳光下摇曳,我有些惊异,那几株草怎样艰难地躲过了剪草车的利齿?怎样攒劲地生长才抽出这几株穗子?它们算是幸运的,作为一株草、一株真正意义上的植物,在秋天有了这几株穗子就能有尊严地挺直腰杆,面对那些果实累累的植物中的贵族,它们就可以扬眉吐气一会儿了。


在秋天,一些无名者注定伤感落寞,三叶草举起不起眼的果实,却没人会因此另眼看它,人们喜欢的只是它的叶子,只是它那种排列的美,它努力地撑起果实反倒破坏了形象。一大片举着果实的三叶草就是一大片寂寞,就是无人理睬的散淡光阴。果实的成熟败坏了原先绿的纯粹,植物的衰败好像就是从果实的成熟开始的,这是多么的矛盾。果实丰收是好事,可马上就会遭遇劫难,因此对于卑微的事物,有果实未必会有丰收的喜悦。


地面上的鸟粪越来越多,松籽和枯叶也多了起来,秋天在地面上展示起威力,透过有些稀疏的松柏枝向上仰望,已能看到一丝两丝的秋光,透射而下的是淡淡的凉意。万物开始静默,命中的仪式正从高处大面积洒落,秋光散淡,有些凄凄的美感,渐渐渗入人类的骨髓深处。

 

泥土物语


秋天,庄稼一样一样地收割,生机勃勃的泥土逐渐空旷荒凉,大片泥土裸露于阳光之下。阳光悲悯地洒下柔柔的光芒,像母亲温暖的手掌摩挲着泥土,把能量揉进泥土疲软的躯体里。


我们收走了庄稼,却并没忘记田地。我们嗅着泥土散发的气息愉快地来到田地,开始细细打磨。我们感恩泥土,泥土给了我们粮食,我们也把一颗虔诚的心细细地融在其中。我们的祖祖辈辈在泥土上流汗、流血,已经和泥土成为一体不可分割。我们不但精心打理土地,而且小心守护它们,一分一厘都不含糊。


在乡间,一个农人的一生就是精心打理泥土的一生。邻居四奶奶年近九十,身体佝偻,有严重的哮喘,但她劳动惯了,从不闲着,哪怕下雨下雪,也总会走进地里看看。我常常看到她吃力地背着对她来说比较重的背篓去铲草喂羊喂牛,秋天冬天就去收拾包谷杆之类。在乡间,这样的人很多很多,他们直到真的不能动弹了才会停下手中没有尽头的活计。对于泥土,他们付出了一生。


在乡间,很少能看到荒芜的土地,那些泥土总是会种上不同的作物,大块的种上麦子、玉米等主粮,小块的则种上杂粮蔬菜。有时玉米地里还要套上甜菜甚至药材增加收入。走进乡下,大片大片作物郁郁葱葱、蓬蓬勃勃的样子一定会打动人心,那万千亩的绿色十分养眼。泥土是有感情的,你付出多少它就会回报你多少,它给予人类的总是和人类的劳动成正比,懒汉注定田地荒芜,杂草高过庄稼,日子自然过不到人前头去;勤劳的人家总是五谷丰盛、六畜兴旺。泥土就是上帝的代言人,没有一丁点儿私心。


一年又一年,我们在泥土上洒下辛勤汗水,我们的族群也在繁衍壮大。我们凭借手中的力气种植作物,受益的也是自己。泥土在提供我们赖以生存的物质的时候,也借助我们的手使那些千万年的植物不断繁衍更新,一代一代成长。俯视脚下,虫儿们来来往往,一片繁荣的景象,泥土的博大惠及到了世间万千生物,泥土是我们共同的生长之地,是我们共同拥有的温床。我们各行其道,在潮湿的泥土上留下各自独特的脚印,投下各自虔诚的身影。


人类劳作一生最多也不过百年,泥土上比我们站得更久的是那些树木。最常见的就是白杨、榆树、柳树,它们挺拔高大,一站就是多少年。若无人为破坏,它们常常能够活到令人吃惊的地步。我常常想那是泥土创造的奇迹,一棵柳树树干中空,可几人都围抱不下的铁桶树干仍旧一年四季展现出不同的生命姿态,它硕大的枝干庞大的树形把泥土的另一面个性展示出来,不得不让人感叹。有些树死去多年,树干在空气中裸露,却始终像一个不愿认输的战士挺立着。它自然腐烂的速度非常缓慢,比起其他生于泥土、长于泥土的生物来说,树木是泥土神奇的代表作,一棵树的身体记录着时光的痕迹,展现着泥土的大美。


来源于泥土,最终万物都要回归泥土,泥土才是我们最终要回的家园。叶落归根,人死归土。吃了一辈子的土,我们死后最为理想的归宿就是脚下的泥土。一抔泥土掩了风流,再红再紫都要化为土黄,不管你生前是什么做的,去后都是泥土的一分子,进行新的轮回,在天地运作下开始万物循环。


秋天,收了庄稼的我们又走进地里给泥土补充能量,泥土是一个大酿坛,在我们的劳作下酝酿新的生机与活力。博大神秘的泥土,是人类的泥土,是万物的泥土,让我们善待它们吧。

 

葵花与小鸟


一场雨赶在暮色四合之前落下,院中静默的好多植物霎时被淋了个透。薄薄的暮色被雨水冲洗得稀里哗啦,沿着植物的叶尖一滴一滴落到地面,地面泛着幽幽的暗光。空中堆积着乌云,雨继续下,小院的各个角落都有暮色流动,徐徐地布满了整座房屋。


一只小鸟斜斜地穿过雨幕停在向日葵叶的柄上,密密层层的肥硕叶子立刻成了它绝好的避雨处。这只羽毛微蓝的小鸟,在那些阔叶下灵活地转动着小脑袋,目光清亮。它羽毛蓬松的身子就像一个被喜悦充满的球儿,是惊奇于这场出其不意的暮雨?还是喜悦于自己觅得了一方安身之处?炊烟熏黑的屋檐下,有些忐忑在等待,雨的到来或许就是雨的结束吧,那只鸟儿要赶往哪里?它的心里是否也有不安?沿着暮色回家的亲人一定被雨阻在了路上,他们又躲在哪一片属于自己的叶子下面?小鸟稳住刚才还怯怯的脚步,抖掉浑身雨水,眼睛似一颗黑豆,脑袋左转右转,它感觉到对面有眼睛在注意它了,转动的眼珠保持着警惕。


雨声落在不同的植物叶子上,敲出不同的悦耳声响,似轻音乐一般滋润。那些在雨种寂寞的植物没有一丝语言,而眼前机警的小生灵却蝴蝶一般地牵扯起蠢蠢欲动的梦想,它的每一丝细微动作都有着惊人的精彩。它在暗示什么?


一场雨落了很久,拉长了亲人们回家的路途。炊烟掺和在雨幕中,该是怎样的忧愁。小鸟已经离开,夜色将世界笼罩,空寂的屋子在等待归来。目光一次次穿过雨幕,以这样的姿势等待亲人。


突然,那只小鸟又飞了回来,它在沉甸甸的向日葵上迅速展翅,倒悬在向日葵上准确地叼走了一颗葵花籽,继而飞到不远处的一棵树上,机警地看了一下四周,飞走了。我们怎么能够揣测到一只鸟的心思?原来它一直在心里装着头顶的葵花籽呢……而我们像一株缄默的植物,在雨里装着的是沿着暮色回家的亲人……

 

(作者:依兰)


0817-2319868   2311618
13309070119   15181748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