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南充市嘉陵江经济文化协会
协办:南充市电影微电影协会        网名题字:李永平
主编:何朝礼   投稿邮箱:59405888@qq.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西部文苑
菊花和桃花
人气:1328    发布时间:2019/9/30

小工们都说老板最喜欢的小工是桃花和菊花。

 

老板是桥之园的老板,桥之园是一家专门经营过桥米线的馆子,据说在清代就开始经营了,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但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关了门,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才又恢复营业,传到现在的老板已经是第七代了。桥之园位于老城区,不大不小两间门面,可以摆十几张桌子,生意却热闹得不得了,光是在餐厅服务的小工就有十几个。老板表面上和和气气,骨子里却透出一种严厉,想要得到老板的喜欢是不容易的。

 

小工们都说老板喜欢桃花,是因为桃花的胆子大,她敢在老板面前穿露脐妆,敢在老板面前挺着胸扭着屁股走路,还敢跟老板顶嘴。尽管这样,老板还是会笑眯眯地看着她。

 

小工们还说老板喜欢菊花,那是因为菊花的胆子小,菊花说话小声细气,于是老板对菊花说话时也是轻声慢语的。老板说菊花你去检查一下桌子抹干净没有,菊花就会马上端一盆清水屁颠屁颠地去仔细清洗每一张桌子,就连桌子脚也会重抹一遍。老板说菊花你对顾客再热情一些,以后菊花见到顾客进门就会恭敬地站在一旁说“欢迎光临”,菊花热情得像一只小鸟,老板经常赞许地点头。

 

也有个别小工说老板喜欢桃花是因为桃花的胸大,说老板喜欢菊花是因为菊花听话。

 

桃花一看见菊花就会把鼻子往上耸,哼,就是怕被老板开除了,做的都是表面工作。桃花的话有时也会传到菊花耳中,菊花却从不找桃花争论,也不放在心上。菊花到城里来打工时爸爸妈妈对她说,到人家店里做事,手脚要勤快,这样老板才会喜欢,老板喜欢了才会干得长,干得长了才会加工资。菊花很勤快,她在桥之园已经干了一年多了,但菊花不知道多长时间才叫做干得长,因为老板一直没有给她加工资。

 

桥之园是包吃包住的,每月发1000元的工钱。菊花很满意了,她每个月都要给在县中读书的弟弟300元做生活费,自己买牙膏牙刷、毛巾卫生纸之类的日常品要100元,每月给父母400元,剩下的就自己存着。桥之园是老字号,生意很好,月底发工资的时候,老板常会50100的给些奖励,逢年过节老板也会发100200的奖金,这样菊花攒下的私房钱也有几千了,这笔钱对菊花来说是巨款,怎么用?菊花并没有打算,先攒着吧,反正将来有用的。

 

菊花住在馆子后面的宿舍里,吃就在馆子里吃,想吃什么就吃什么,老板从来不说。一天三餐都是米线,但菊花爱吃。菊花不吃零嘴,买衣服也是转了又转,最后买回来的都是几十元一件的。菊花不买化妆品,菊花化过一次妆,那次化完妆后镜子里的自己就像是画花了的彩色照片,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菊花头发黑密,眉毛弯长,眼皮是自然双,嘴唇像石榴花朵一样红艳艳水灵灵的,姐妹们说菊花你和我们吃一样的饭喝一样的水,怎么你就长得这么好看呢,以后哪个男人娶了你要美死哟!菊花听了心里美滋滋的,菊花刚满十八,娶不娶嫁不嫁的事还早着呢。不过她从女伴们的嘴中知道自己是不需要化妆的,这样她也就省下了不少买化妆品的钱。

 

菊花羡慕桃花,因为桃花的工资是自己一个人用,桃花用的化妆品都是很高级的,二三百的服装也经常买,想吃什么就买什么,还一个人在外面租房子住。但菊花并不忌妒桃花,因为桃花没有弟弟妹妹,自己挣钱自己用,爱咋花就咋花。菊花有些想不通的是桃花的钱好像总用不完,一次菊花到老板的办公室里去取抹桌子的毛巾,刚走到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桃花的笑声。老板的办公室也兼做仓库,堆放着店里的各种用品,小工们进出都很随便,菊花想也没想就推门进去了,可刚一进门就把菊花闹了个大红脸,菊花看到桃花正坐在老板的腿上和老板说笑。菊花慌忙退了出来,心也咚咚咚地跳了好一阵。桃花为什么坐在老板的大腿上呢?一个大姑娘能坐在男人的大腿上吗?菊花没有谈过恋爱,这个问题让她想了好几天才想明白,同时她也得出了一个结论:不该拿的钱不拿,不能做的事不做。

 

菊花再次见到桃花时,就觉得桃花的样子有点怪怪的,就会联想到桃花屁股底下那男人的大腿,这想法在脑子里怎么抹也抹不掉。接着菊花发现桃花对自己的眼神也变了,桃花并不比菊花高,她们在一起比过身高,菊花比桃花还高二个指头,但桃花穿着高跟鞋,看起来要比菊花高很多。桃花第二天下午进馆子时,一天的经营已经结束了,已经到了打扫卫生的时间。桃花把身子立得直直的,头抬得高高的,昂首走进吧台,俨然一副老板娘的样子。桃花斜看了菊花一眼说菊花你去把东边的那一间扫干净。东边的那间一直是桃花扫的,现在桃花要菊花扫,菊花本想跟桃花争几句,想想算了,菊花就把东边的那间扫了。这时桃花又叫菊花去扫西边的那一间,菊花又把西边的那一间扫了。接着桃花又叫菊花做这做那,很多活儿本来是该桃花做的,现在全部让菊花做了。老板进来时看到桌子还没清洗完,脸上就有了颜色,老板也没问,菊花也不解释,一直咬着嘴唇做到天黑了才回宿舍。菊花腰酸背痛地一头扎在床铺上,感到很委屈,鼻子一酸,眼泪就流了出来。

 

从那以后,桃花高兴了就做一点,不高兴了就推给菊花做。菊花原本高高兴兴做的事,现在却是咬着牙才能完成。菊花有时想,不就是你坐在老板大腿上让我看见了吗?我又不是故意看见的,我才懒得管你们的闲事呢。

 

倒是迎送客人这样的事,桃花从此热心起来,特别是遇到年轻帅气的男人进来,桃花总要抢先去招待。每当这时,菊花就发现老板的脸色阴了下来,菊花觉得桃花是有意做给老板看的。菊花看不透桃花与老板的关系,菊花也没心思去想这样的事。后来小工劝菊花去跟老板说说,说老板是个通情达理的人,菊花不说。于是大家就劝菊花另找一家做吧,说像你这样既年轻漂亮又勤快听话的小工,哪家都会欢迎的,何必在这里受气呢。菊花不找。

 

午后是桥之园比较清闲的一段时间,吃米线的人不多,菊花坐在门口呆呆地看着街景,门前是一条老街,街道两边都逐渐建起了楼房,只有桥之园还是老房子,夹在新盖的楼房中间。

夏天的一个星期天,太阳还在天上,雨突然就下来了,街上满是奔驰的汽车和奔跑的行人。这时一辆红色出租车疾驰而至,在桥之园门口嘎然停住,车门慢慢打开,走出一位瘦高个男人。男人抬头看了一眼桥之园的店牌便一头钻了进来。

 

“欢迎光临。”菊花忙起身迎接。

 

男人定定地看了一眼菊花,从包里掏出一张十元票子说:“来一份过桥米线。”

 

男人是外地口音,菊花不禁抬头看了他一眼,男人很英俊,约三十多岁,有些面熟。

 

这时桃花跑过来把菊花挤到身后,把客人引到里面的桌子旁坐下。菊花看到男人皱了一下眉,他并不按桃花指引的位置坐下,而是挑了张靠墙的桌子,面朝着街面坐下来。菊花发现男人的右手一直放在裤袋里,眼神警觉地扫视着四周。菊花发现这个男人神色慌乱,心里隐隐产生了一种不祥的感觉。桃花抢着招待这位顾客,菊花心里暗自庆幸。但这个男人让她感到面熟,菊花开始冥思苦想起来。

 

菊花看到桃花殷勤地向男人介绍过桥米线,但男人似乎不买她的账,冷着面孔,眼睛却在餐馆里扫视着。当他又一次看见菊花时,朝菊花招了招手,菊花虽不乐意,可自己是服务员,只好朝那男人走去。菊花微笑着用憋脚的普通话说:“大哥需要我帮你什么吗?”

 

男人不说话,指指过桥米线的汤碗和盘子摇了摇头,菊花就跟男人讲解过桥米线的吃法,帮他氽入生脊肉片、鱼片、腰片、鸡肉、豆腐皮,再放入菊花、韭菜、芫荽、葱姜等,最后挑入米线。

 

男人也许饿了,大大地吃了一口后才抬起头来看菊花。

 

“第一次吃?”菊花微笑着问。

 

“第一次!”男人开口了,面部表情变得柔和起来,又吃了一口。

 

“也是最后一次”,男人眼里有了忧伤,停了一下又说,“听说过桥米线还有个动人的故事,你能给我讲讲吗?”男人的语气变得温和了,声音很淳厚很好听,菊花也不再有讨厌他的感觉了。

 

菊花说:“过桥米线发源于云南省的蒙自,你去过云南吗?”

 

男人摇摇头。

 

“如果有机会,你可以去云南看看,云南的风光很美的。”

 

“我是不能去了”,男人叹口气说,“你还是给我讲过桥米线的故事吧。”

 

只要顾客想听,菊花都会跟他们讲过桥米线的传说,菊花虽只读过初中,但讲起这个传说却头头是道。菊花讲道:从前有一个书生整天游山玩水,不学无术,有了孩子后,他的妻子常常规劝丈夫应学点本事来抚养妻子儿女。书生醒悟后,就在一个偏远的小岛上建了一间草房,整日发奋读书,贤慧的妻子体谅丈夫的辛苦,关心丈夫身体,就杀了一只鸡熬成鸡汤,带上米线,领着儿子去给他送饭,可她在过一座小桥时,因为日夜操劳晕倒在了桥上……讲到这里时,菊花看到男人已泪流满面,过桥米线的传说菊花不知对多少人讲过,像眼前这个男人一样动情的菊花还是第一次遇到。

 

男人抹一把眼泪说:“我也有个贤慧的妻子,也有一个可爱的儿子啊。”

 

菊花发现男人此时抹眼泪的手是一直放在裤袋里的右手,菊花看清了男人的右手只有四个指头,缺了小指。这个发现一下子就让那个面熟的形象在她脑海里清晰起来——前不久她看到一张通缉令,上面的一幅画像以及对画像的描述都很像眼前的男人。菊花霎时脸色苍白,浑身颤抖,男人忙又把右手放回裤袋里。

 

这时一直站在一旁的桃花尖叫了一声,声音很尖厉,惊动了馆子里吃米线的人们,人们纷纷回过头来,馆子外面有影子闪动。男人的右手再次伸出来,这次速度很快,手里握着了一件黑色的东西,菊花看清楚是一把枪。男人一下就把手枪顶在了桃花的头上,说:“我最讨厌女人的惊叫。”

 

桃花脚一软,瘫坐在了地上。

 

男人转过来看菊花,菊花浑身颤抖,她感觉自己也支撑不住快要倒下了。男人低沉地对菊花说:“你认出我了吧?我就是那个通缉犯。放心吧姑娘,我不会伤害你的,什么事情都有个结束的时候。”

 

男人举起左手,右手慢慢地把手枪放到桌子上,然后坐下来继续吃剩下的米线:“后来呢?那个书生吃到了他妻子的过桥米线了吗?”

 

菊花惊魂未定,使劲地点了点头。

 

“可是我却永远也再吃不到我妻子给我做的猪肉炖粉条了”,过了一会儿男人说,“你长得真像我的妻子,我说的不是长相”。

 

不是长相那是什么呢?菊花想。这时菊花看到男人背后站了两个高大的男人,手里都拿着一副亮晶晶的东西。

 

“让他把这套米线吃完吧。”菊花结结巴巴地说出了这句话。

 

不知过了多久,老板走过来。老板指着那个男人用过餐的地方对已经站起来的桃花说,桃花你把这付碗筷收了。桃花正要去收碗筷,菊花抢先一步迅速把碗筷和盘子一古脑儿地收在了自己手上。

 

桃花的眼眶里渐渐蓄起了眼泪,越噙越满,最后哗地流了下来。

 

老板说,实际上,菊花的胆子一点不小。

 

(作者:董宝秀)


0817-2319868   2311618
13309070119   15181748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