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南充市嘉陵江经济文化协会
协办:南充市电影微电影协会        网名题字:李永平
当前位置:首页 > 天府时评
“微信工作群奴”病根是形式主义
人气:1205    发布时间:2018/5/16

近日,一位基层干部在微信中描述了其沦为“微信工作群奴”。上级发手机似乎是一种“福利”,但这种“福利”对基层干部来说,却是沉重的负担。走到哪里,这些手机都得有一个专门的“手机包”,光重量就有得罪受了。而这些手机内存小、运行慢,预装了大量APP,操作起来慢得令人发指。由于每天应付手机APP系统和各种各样的“微信工作群”,让部分乡村干部主要精力放在了应付手机上,工作沉不下去。(5月14日 新华每日电讯)

  手机和微信本来是现代通讯手段,被用在工作中也无可厚非,但却在运用当中走调变味,成为基层干部的负担。一个干部配备五个手机的尴尬,成为现代通讯病,归根结底仍然是形式主义在作祟。

  为了更直接快速的了解基层对口干部工作状态,上级部门配发给基层干部的手机,只看到了本部门的职能,而忽视了基层干部“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的窘况。既是现代工具依赖病使然,更是一些上级部门只看自己而不顾基层、只重留痕式检查,而不重收获式查验,不是形式主义又是什么呢?

  这种只图自身方便,而无视基层干部负担的作法,直接转移了本应属于自身的工作担当,落在基层干部身上就是“不可承受之重”的负担,是上级在转嫁本属于自身的工作成本给下级。这与走马观花式的检查并无二致,与有关部门“填不完的扶贫工作表格、写不完的汇报材料”有着同样的病根。

  这样的不良后果,不仅给基层干部增添了不少负担,也让基层干部疲于形式上的应付,让群众感觉到基层干部下来工作也只是摆摆样子、拍张照片,让下基层本来的目的偏离了靶心,群众未能受益,反而疏远了与基层干部的关系,群众对上级部署的工作甚至有了抵触情绪。

  现代人对手机的依赖症,既充斥在生活中,也填满了工作的空间。但如何利用手机,对于职能部门而言,就是作风问题、观念问题,归根到底是如何对待工作的问题,如何让群众真正受益问题。表面上是为了推进工作,而实质上就是起到监督“工作做了”,但没有也不太可能监督到工作的效果如何,这种浅表式的监督,是形式主义在现代通讯普及下的新变种,尤其需要矫治到位。

  一个基层干部拥有的工作微信群之多令人咋舌:乡镇工作群、乡村工作群、某县医保群、某县农保工作群、某县卫生计生群、秀美某县、某县环境卫生群、某县扶贫攻坚群、某乡党建工作群、某县扶贫第一书记群、某村村民群、某村党支部交流学习群……这些微信群,让基层干部只能用有限的时间应付这些微信群。从电话摇控到微信摇控,一些单位的不良作风变的是形式,不变的是形式主义的顽疾。

  整治和挽救基层干部于“微信工作群奴”于水火,既需要相关部门对工作进行统一协调,对所谓的专用手机进行整合,更需要相关部门多多扑下身子到基层,多多了解基层实际,多多体恤基层艰辛,在转变自身工作作风、提升工作监督效能上下功夫,维系好同群众的手足关系,而不是整天手指一动摇控指挥,塑造扭曲不良的干群“手指关系”。(张立

 

 

0817-2319868   2311618
13309070119   15181748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