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南充市嘉陵江经济文化协会
协办:南充市电影微电影协会        网名题字:李永平
当前位置:首页 > 西部文苑
梨花烙
人气:1273    发布时间:2018/3/27

1938年,日本鬼子已经进入中国一年多了。这里是华北平原,刚开了春,大地上都是刚出土的草芽。只是大地上的梨树马上就要开花了。南瓜嫂子家里的南瓜一早就出去了,至于去干什么南瓜没有问。

外面的天空阴沉沉的,南瓜看着该到了下雨的时节,可是,天空却没有一点的雨水。干烈烈的。南瓜嫂子生了火,南瓜喂养的獒虎煨在炉火旁,它在春天却开始贪恋炉火了,南瓜嫂子很不高兴。她觉得一个带毛的畜生难道比人还怕冷不成,她一边往炉膛填柴火,一边对卧在炉火旁的獒虎说,你个小东西,不陪着小主人出去在这里做啥?

外面的天还是有点干冷,春天的的冷比起冬天似乎还要冷。獒虎闻到灶房有香味,又有炉火的气息,就溜了进来。它在南瓜嫂脚边蹭来蹭去,似乎在问,小主人去哪里了?南瓜嫂踢了獒虎一脚,你不找南瓜,在这里耽误我干活。獒虎看看南瓜嫂,慢吞吞的向外面走去。

獒虎是一只狼狗,是南瓜在一个村里带来的,那个村被鬼子炸的七零八落,结果南瓜和小伙伴正好到那个村里,这只獒虎一副孤苦伶仃的样子,就被他带了回来,刚带回来的时候,母亲还数落了南瓜,现在人都顾不过命来,哪里有精力喂养它。

獒虎好像很懂人言,听到南瓜嫂说它,就夹起尾巴溜走了。南瓜说,你看它不是平常的狗,好像是一只狼狗,它也有自尊心的。南瓜嫂听了儿子的话,没有再说什么,就去做饭了。

从此,獒虎和南瓜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不知为什么,今天这个家伙没有被南瓜带出去。谁知道这个孩子一天到晚的干什么。茶馆是南瓜嫂开的,就是为了生计,也为了让干活的方面,说是茶馆,其实就是几张桌子,几条凳子。自从鬼子进了中国,南瓜嫂的茶馆开的也冷清多了。茶馆很冷清,冷清的獒虎的喘息也是那么的热烈。南瓜嫂把一块骨头丢给獒虎,骨头生冷僵硬,可是,獒虎看看女主人,还是老老实实的把骨头给吃了起来。獒虎的牙齿本来就因为被小鬼子打掉了三颗,咬这么硬的骨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茶馆的门开着,它正好对着村里的一条大路,大路上的尘土被风吹起很高,路上有很多的沙石,它们看上去是黑白色的。獒虎看看院子里没有好朋友南瓜。

在村外,一条河边,南瓜和铁蛋,满仓三个人正在挖洞,他们听说鬼子要来这里。自从鬼子进了这里,南瓜就组织了几个小伙伴戏弄鬼子。在对鬼子摸不清的情况下,南瓜只好先下手为强 ,他觉得反正要是用到了就把狗日的小鬼子收拾了。铁蛋和满仓都给南瓜打下手。已经挖了三天了,洞已经初具规模。那个叫大佐的鬼子,来村里有三次了,长着一张尖嘴猴腮的脸,南瓜见了他那张脸都现出嫌恶的表情,败坏了所有人的胃口。哪里比得上八路军张震叔叔年轻的身姿挺拔,身手敏捷。张震叔叔有的时候偷偷的给地下党送信。南瓜的獒虎可真是帮了不少的忙。獒虎很聪明,它知道猫捉不住的狡猾老鼠,它却能把大佐拿下。南瓜真怕有一天大佐会对他的獒虎下手,那一次,在自家的茶馆,为了掩护张震叔叔跑,獒虎气势汹汹的围着大佐转,大佐见獒虎凶猛无比,就走了,可是,他真担心大佐来抓他的獒虎。每当獒虎帮助了南瓜,都喜欢在南瓜面前翘尾巴,喜欢把嘴在南瓜脚边蹭来蹭去, 它并不是炫耀自己的本事,只不过觉得高兴罢了。

南瓜收拾好了地道,就回家了。他看见灶房的门开着,正对着长长的甬道。甬道上是平整的沙石路。来茶馆的人都说南瓜嫂是个干净的人。南瓜嫂说,我的眼里只有这茶馆,就喜欢这清淡的茶香。在人们的眼里,被日本鬼子糟蹋的如同地狱一般的村庄,唯有这茶馆还有一点人情。

别人听了,也都纷纷说,是呀,什么时候回到小日本没有进村的时候呀。人们说着,獒虎用眼睛看着瘦骨嶙峋的人们。

看见南瓜回来,獒虎一下子窜起来,围着南瓜团团转,南瓜搂着它亲了又亲。南瓜嫂说,你看这个东西就是和南瓜最亲。

旁边的人说,动物和人一样,南瓜对它最好,它当然对南瓜最亲了。

南瓜嫂说,小日本还不如一条狗。

人们纷纷说,那个哪里抵得上狗,狗不乱咬人,鬼子杀人都不眨眼。

獒虎听不懂人言,但是它知道这些人是爱它的。它所看见的世界是没有颜色的。从它出生的时候起,它看到的世界就是战争和烟火。记得在那一家的时候,主人是个高高大大的男人,每天带着它出去,春天树绿了,天蓝了,就带着它去田野里撒欢,夏天,花红柳绿,就带着它去河边捉鱼。秋天,硕果累累,就带着它去寻找吃的,冬天,大雪纷飞,就在炉火边,主人干活,它就看着。后来,主人被鬼子的枪杀了,记得那一天它看见的世界成了红色的。因为它上去咬那个可恶的长着小胡子的日本鬼子,被刺了一刀。后来,就来到了南瓜家。

现在,獒虎看见的是无比荒凉的田野和小河。再就是闻到的是茶叶的气息,有的时候是绿茶,有的时候是野菊花。这样就很好了,就怕鬼子来,鬼子一来,人们就不出来了;人们一不出来,茶馆就关了门。这茶馆是村里还有点生气的,还有点人气的。南瓜家的地理位置好,说它好,是因为它的位置和形态与众不同。它的南边是一大片空地,东面是村子的一片老房子,而西面是一片田野,在田野的尽头,是大片大片的土地,有庄稼的时候,田野一片翠绿。南瓜家的院子很大,有东西偏房,还有廊檐。南瓜的爸爸死的早,方形的大院子。院子里有几十个圆桌和几十个凳子。小鬼子没有来的时候还种了很多的花花草草。天气热的时候,客人喜欢坐在木桌旁喝茶聊天。他们都是村里的人,穿着也不讲究,但是,南瓜嫂就喜欢听他们拉呱闲谈。

在南瓜嫂的茶馆,你随时随地可以听到麻雀的叫声。清早,它们就开始叽叽喳喳的叫了。它们的嗓子就仿佛是太阳给的,太阳一出,它们就叽叽喳喳地叫,叫得人睡不了懒觉,南瓜不喜欢它们的叫。只要麻雀一叫,他就要起床了。南瓜最想的就是多睡会觉。可是,他不能睡觉,他要起来帮着母亲干活。对了,每天起来首先要做的就是把茶叶放进水里,烧的开开的,烧火是南瓜最拿手的。每当这时候,獒虎就静静的卧在南瓜的脚边,舌头偶尔吐出来。现在小鬼子一进中国,那样太平的日子就没有了。

南瓜嫂的茶馆一年四季客人不断。獒虎以前来了客人都嗷嗷的大叫,现在昏昏沉沉的老是想打盹。生人来了,也无动于衷,谁爱来就来。

这天晚上,南瓜嫂刚把茶馆收拾好了,就听见有大批人马进村的声响,接着是大人孩子呼喊着鬼子进村的哭喊。南瓜嫂警惕的说,南瓜,咱怎么办?南瓜说,不行就走。南瓜嫂说,能去哪里?

就在这时,大佐带着人来到了南瓜嫂的门前。咚咚的敲门声吓坏了南瓜嫂,獒虎也一跃而起。大佐一挥手,他的手下就对着獒虎扑过来,南瓜一看大佐要抓獒虎,也上去护着獒虎,大佐一脚把南瓜踹了,拿网子就把獒虎提了起来,獒虎也咬了好几个鬼子的手。鬼子捉了獒虎就走了,南瓜哭着喊着要去追,被南瓜嫂拦下了,南瓜嫂流着眼泪说,你一个孩子还能斗得过拿着枪的小鬼子,等想办法去救獒虎吧。

一夜,南瓜辗转反侧,无法入睡。

獒虎被大佐捉去,放在了一个屋子里的笼子里。獒虎看着走来走去的日本兵。它想念它的小主人南瓜,想念茶馆和南瓜嫂。它不知道大佐弄来它干什么。獒虎趴在窝里睡了一觉。它觉的老是被噩梦给打断。它梦见自己被大佐吊在歪脖子树上,有一群日本兵围着,他们的眼里发出凶恶的光,就像凶恶的狼的眼睛一样。后来是一只麻雀把救了它。它叽叽喳喳的叫声把鬼子们引走了。这时候,獒虎就醒来了。它觉得很难受,望望天,外面的天空阴沉沉的,空气中有股腥味,看来鬼子们是在杀人了,要不就是杀鱼了。他们是不干好事的。

这些可恶的鬼子在四周走来走去,獒虎听见他们在说话。那个小个子的鬼子说话时爱抖肩,好像他是用肩膀说话似的。獒虎很厌烦,他们叽里咕噜说的鸟语谁也听不懂,反正不是好话。说的有什么花姑娘的干活,还有这个狗东西之类的。还有米西米西的。大多的人话獒虎都能听懂,毕竟听了很多年的人话了。但小日本鬼子的话有听不懂的,比如大佐说的粑粑哈哈等。现在听的鬼子说的话太多了,比河边的石子还多,比花园的花还多,比冬天下的雪花还多,比秋天的落叶还多。獒虎记不住那些话。对于听不懂的话,獒虎又不能问,只能自己慢慢地想,这让它很难受,因为獒虎被大佐的枪托子打了,脑子不如从前好使了。它经常想着想着什么事情,脑子就“呼呼”地像吹风机一样叫,叫得獒虎心慌,想着的事情就全忘了。有时獒虎还糊涂得把南瓜想成了它的前一个主人,白天的事情想到晚上,比如大佐和一个女的,明明是晚上在一起,可是,獒虎就是觉得是白天。它觉得这些人根本不是人。

再说南瓜,自从獒虎被大佐捉去,他就躺在炕上腻歪,他想不出好法去救獒虎。茶馆又开了,南瓜嫂让南瓜帮忙,南瓜根本不起床,不起来他也听见有人在打打闹闹了,说家常。这伙人很爱说家常。春天来到了,春天到处都是潮湿的空气,下雨了,下雨的天气 ,他们在茶馆里拉呱,他们说着说着就提起了獒虎,说獒虎的聪明,说獒虎的威武。南瓜在屋子里听的呜呜地哭呢。他想獒虎。比谁不想呀。南瓜想起獒虎第一次在他的怀里,用可怜巴巴的目光望着南瓜。他的目光也如同月光下的河水一样柔和。当时南瓜很怜惜獒虎,随着獒虎一天一天的变得壮实,南瓜越来越喜欢它。南瓜现在想的是大佐为什么要抓獒虎去。

其实大佐抓獒虎来,就是为了让獒虎给他带带路,嗅嗅气味。另外他也想把獒虎训练成忠于自己的狗,大佐早就发现獒虎不是一般的狗。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了。大佐打着一把伞来了。他穿着一件很包身的军装,他不打伞的那支胳膊紧紧地贴着胸脯,似乎夹着什么东西。獒虎闻出来了,是鸡肉的气味!大佐这是来引诱獒虎的,它知道狗最爱的就是鸡肉。獒虎看到大佐走过来,它鼓足精神,出其不意地从窝里钻出来,冲大佐叫了几声。大佐打着伞的手抖了一下,他骂了獒虎一句:“妈拉个巴子的,滚回你的窝里去!”獒虎继续冲他嗷嗷叫着。一副不安分的样子。

旁边的狗腿子没料到獒虎这样对待他的主人,他走过去,拿起一个铁棍子,想打獒虎,被大佐制止了。只是大佐把那支胳膊夹得更紧了。他冲獒虎叽里呱啦说了一顿鸟语,被旁边的一个汉奸翻译出来就是,你怎么这样,看不出我是多喜欢你吗?给你送鸡肉来了。说完,鸡肉早就扔了进去,獒虎看都没有看大佐,就吃了起来。獒虎想,不能饿死,它不能就死在这里。     

吃完了,大佐试图和獒虎再亲近,结果被獒虎抓伤了手,獒虎还拼命的叫。它拽着汉奸不让走。他的裤脚在獒虎的嘴里,他不好硬挣。虽然雨声不小,但獒虎的叫声还是把雨给盖过了,大佐一看汉奸这样熊的样子,就打了他一个耳光,汉奸一趔趄,獒虎一口就咬了汉奸的腿,看着汉奸狼狈的样子,獒虎退了下去,大佐又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通,就走了,外面的雨还在下着。

南瓜嫂的茶馆李傍晚时来了两个客人。

雨不下了,小石路被雨冲刷得格外干净,南瓜都能看清石板上的小细纹了。虽然雨不下了 ,可是太阳没有出来。南瓜想,太阳是不会出来了,天都黑了。到哪里去看太阳,除非见鬼了。可不现在过得就是鬼日子。哪里看得见希望。如果晚上有月亮和星星在天空,那就说明天彻底晴了。

那两个客人都是高高瘦瘦的,一个是张震叔叔,另一个是张震叔叔的战友高山,高山叔叔一脸大胡子,但他的头发很短很短,他们俩每人提着一只大大的箱子。他们一进院子,南瓜就叫着张震叔叔扑进了他的怀里。 等到张震叔叔进了屋,嘴里还在说着獒虎呢。南瓜的眼里立刻滚出了泪水,张震叔叔问,獒虎怎么了?南瓜嫂说,还不是被那个可恶的大佐弄去了。

张震叔叔说,什么?獒虎被大佐那个该死的抓去了。南瓜点点头,叔叔,你们一定要想法把獒虎救出来。张震叔叔说。一定会的。高山叔叔说,日本鬼子真可恨,连狗都不放过。南瓜嫂说,人都不放过别说一只狗了。南瓜嫂说完就出去做饭了,很快烟筒里就冒出了烟。在村子里弥漫。张震叔叔和高山叔叔放下箱子就走了,他们说回来一定想方设法把獒虎救回来。

獒虎趴在笼子里,大佐来了,嘴里唱着歌,唱的歌獒虎听不清词,不知道他在唱的什么鸟歌,不过看上去大佐心情不错。

除了唱歌,大佐和几个大官摸样的打起了麻将,一玩起麻将,哗啦哗啦的声音立刻响起来。獒虎悄悄走到笼子前面,把前爪搭在上面,它看见大佐翻了几张牌,那牌上的图案除了圆圈就是竖条,有的圆圈大,有的圆圈小;有的竖条多,而有的竖条少。最好看的,也不过是饼的图案。看见饼的图案,獒虎才发觉肚子饿了,然后就汪汪的叫。大佐对旁边的狗腿子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通,狗腿子出去了,一会儿端了一碗红烧肉来,打开笼子,把红烧肉放到里面,香喷喷的红烧肉,被獒虎吃了个一干二净。獒虎讨厌铁笼子,铁笼子真不是好东西,它固定了行走的范围,獒虎失去了自由,失去自由的獒虎觉得活着很没有意思。

下了一场雨,雨后的华北平原梨花盛开,洁白的梨花就如同干净的雪花,远远看去很是壮观。早上起来,獒虎被大佐的人牵出来,看样子准备让它带路,獒虎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人只有使劲拉它才走,牵着的人很生气,就打了它一鞭子,獒虎怒火中烧,扑上去咬了那个人的脸,立刻鲜血直流。大佐看上去十分生气,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通,脸红的就像猴子的屁股。

獒虎向远处望去,远远一看,还是一片雪白的梨花,它想看看南瓜嫂的茶馆,它想看看那个小主人,怎么会有小主人呢,这里是大佐带的人。不一会儿,獒虎就看见一个人拿来一个烧红的铁棍子,獒虎的眼里有了怒火,只见来人一步一步靠向獒虎,忽然,有个人对着它吹了一口气,它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等到它醒来的时候,天已经有些晚了,它抬起身子,看见肚皮上很清晰的烙着一朵梨花。獒虎的眼里有了泪水。它嗅到了梨花的香气,它看见远处有篝火,大佐正在烤一只鸡。它的眼里有了火。它用力挣脱了链子,它踏着梨花窜了出去,它走了。当大佐一帮人吃饱喝足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大佐一群人立刻包围了南瓜家,南瓜奇怪的问,我的獒虎呢?

汉奸说,皇军就是为了抓獒虎,它是不是逃到你们家里来了?

南瓜大哭,獒虎根本没有回来。大佐哪里肯信,一帮人只差把南瓜家翻过来,他们也没有发现獒虎的踪影,气急败坏的大佐让汉奸告诉南瓜,只要发现獒虎回来就要及时报告皇军。皇军已经在它的身上做了印记,一朵梨花。吩咐完了,他们就走了。

南瓜开始在他经常带獒虎去玩的地方,不停的寻找,他找啊找啊,找了很多天,也没有找到獒虎,南瓜的心情坏到了极点。

南瓜知道,獒虎再也不会回来了。魏桂英

 

 

 

0817-2319868   2311618
13309070119   15181748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