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南充市嘉陵江经济文化协会
协办:南充市电影微电影协会        网名题字:李永平
当前位置:首页 > 西部文苑
世间已无郑先生
人气:1267    发布时间:2018/3/27

正因为工作在单位忙的不可开脚之际,留校任教的一位大学同学打来电话:郑民言教授已于昨天仙逝,享年八十有六,明天火化。

悲痛之余惊愕无比,去年去看望先生,先生还好好的,声音洪亮,精神矍铄,怎么说走就走了呢。前几天我还和先生通过电话呢,先生说自己身体没事儿。同学说:郑教授是在晚上入睡期间仙逝的,第二天起床时他的老伴儿严教授发现其已无气息。

于是马上给严老师发短信,劝严老师保重身体,节哀,因为工作正处攻坚期间很难请假去参加先生的追悼会,不能送先生最后一程失礼了。严老师回短信:郑先生的性格你是了解的,好好工作是对你们郑先生最好的怀念,不必拘礼。

在校学习时先生教我们《中国革命史》课程,先生不但著作等身,在学术界有一定的地位,而且讲课声情并茂,极受学生欢迎。一到先生讲课时,阶梯教室总是场场爆满,有时候教室过道里都站满了许多来专门“蹭课”的学生。在一些人看来枯燥无味的《中国革命史》经过先生讲解变的妙趣横生,深入浅出,百听不厌。

引起先生的注意是因为我时常在校报和文学社社刊上发表文章。一个细雨霏霏的春日,先生特意将我叫至家中训导并留我吃饭,说我的文章文笔优美,有思想,有深度,但字里行间略显急燥,需有抑制才可。在先生面前,我心悦诚服,只有一个劲地点头。

先生早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系,毕业后本来可以进入国家部委工作,可先生甘愿当一名大学教师。在学校任教期间有多次提拔的机会都被先生一一拒绝。先生曾被打成“右派”,摘帽后又赶上“文化大革命”随后被批斗,蹲了几年“牛棚”,然后被下放劳动,等到落实政策时韶华已去,可谓是命运坎坷,多灾多难。先生在读高中时入的党,对党忠诚。先生说过,母亲冤枉了自己的孩子,难道孩子还记恨母亲吗?

说实话,先生对我很器重。在学校时先生常常在课余之时叫至家中交流,并将自己的著作惠我。我曾经问过先生我有何德何能受如此垂爱,先生哈哈一笑说,你虽是晚辈但是有才华,性格忠厚纯正,很投老夫心思。

有一年,先生看不管学校某位副校长的做派,将其实名举报至省纪委,说他实在不是共产党员的样子,作风腐败,结果导致这名副校长落马。先生家中并不富裕,却常常拿出钱资助贫困大学生,一直坚持到去世。他说大学生乃国家栋梁,岂能让他们因贫失学啊。

先生不仅博古通今,学识高超,而且写的一手好散文,在全国各大文学期刊上发表了许多,有许多篇章还获了奖。我劝先生将其发表的散文结集出版,先生却笑笑说只是业余为之而已,没有那个必要。

毕业之时去看望先生,先生嘱咐我参加工作后一定要和他常联系。我感动不已,只有遵命。

当得知我毕业后经过选拔进入县委核心机构当文字秘书后,先生高兴的不得了,特意给我邮寄了一批书籍如:《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选读》、《毛泽东选集》、《邓小平文选》等等,说是我服务于县委核心机构,这些书非常有用,要认真研读,要记读书笔记,写心得体会。先生还特意给我写信一封,大意是:在县委核心机构工作更要讲政治讲党性讲正气,要用工作成绩来赢得领导的认可,要追求进步,追求进步并不可耻,但追求进步切不可搞小动作。

先生一年总要给我写几封信,给予我工作和生活中的指导,字里行间充满着关爱与希望。我也经常写信给先生汇报我的工作、学习和生活状况。

那年去外地出差,顺便去学校看望先生,先生正在学校的汶川大地震捐款现场。我亲眼所见,先生个人捐款数额高达18万元。在现场的省电视台和省报记者认为自己抢到了新闻,要采访先生,没有想到先生坚拒采访。

刚参加工作一开始我还坚持一年去看望先生一次,后来随着工作的繁忙和生活琐事的增多,渐渐地改为两年一次,三年一次,乃至五年一次。当然,随着通讯的发达,每年的电话问候还是少不了的。

先生许多朋友和同学包括学生之中有不少身居高位者,有一个他的高中同班同学也是挚友当上了所在省的省长,许多人想通过先生和省长拉上关系,都被先生一一拒绝。先生说,我郑民言确实和省长是好朋友,可我本人没有因私事单独找过省长,至于你们,我当然也不能找省长了。学校的党委书记和校长一起拜访先生,想通过先生找省长给学校解决点实际困难。先生说你们是学校的领导,也是我的领导,学校有困难不假,难道我就不想给学校解决困难吗,但解决困难我认为只能通过正规的方式向省政府打报告解决,通过我找到省长可能会解决一些问题,但终归不是常道。

先生之事一言难尽,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世间已无郑先生。郝然

 

0817-2319868   2311618
13309070119   15181748999